資助 質素 升學 解決副學士出路的鐵三角

押後了將近一年的《第二階段專上教育界別檢討報告》終於面世。報告提出22項改善措施,包括將兩項大專學生的資助計劃拉近,以及撥款1億元,用以提升教學質素和學生支援等服務,唯報告卻拒絕承諾再增加資助大學銜接學額,只會借助私立大學的發展,滿足學生的升學期望。

政府催谷教育指標,但卻拒絕相應增撥資源,於是將學生分等分級,令就讀自資 副學位課程的學生,只能接受次一等的教育和次一等的資助,例如限制自資課程學生申領助學金(grant),若然助學金不足以應付學費或生活費,學生只能申 請高息貸款。同時,政府亦為學生貸款「封頂」,就讀副學位以上程度的課程,一律不能申請政府的資助,副學位畢業生可能因為經濟困難而失去升學的機會。

放下歧視 劃一資助

教協會一直反對政府歧視副學位學生,多來年不斷向政府據理力爭,讓自資副學位學生可享有平等和合理的待遇。在 剛公布的《第二階段專上教育界別檢討報告》中,政府終於放下歧視,建議向自資副學位學生提供低息貸款(loan),以應付生活費開支,而報告亦建議資助副 學位畢業生,就讀合資格的銜接學位課程。換言之,日後不論課程的資助模式,只要通過家庭入息審查,均可以取得政府的資助。

儘管報告建議大專學生的資助安排大致看齊,但仍不足以解決副學士最根本的教育質素問題。當前,副學士學額嚴重供過於求,課程要自負盈虧,院校被迫惡性競爭,每年學費平均4至5萬元,即使政府最新建議延長院校的建校貸款還款期至20年,學生每年仍需用6千元以上為大學償還建校貸款。經七除八扣之後,直接用於教學的資源只得4萬多元,比中學預科6萬元和資助副學士12萬的單位成本低得多。

拒絕資助 質素難升

巧婦難為無米炊,試問以4萬多元的低成本,怎能達到12萬元資助副學士的質素?所謂質素保證,只能保證院校達到最低的標準,以不「穿崩」為目標。政府拒絕資助,教育質素難升,畢業後資歷成疑,這正是副學士檢討報告的死穴。政府若決心改善質素,就必須對症下藥,增加副學士的直接資助和升學銜接學位,讓副學士不再受歧視,也不會成為「倔頭進士」。

然而,報告卻否決再增加大學的資助銜接學位, 只是不斷推說:「由於資源和能力所限,教資會院校必須有足夠時間先行增設承諾的學額,同時為2012/13學年實施4年制學士學位課程做好準備」,而結論 就是「相信自資學位界別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能滿足不少副學位課程畢業生繼續升學的期望」。報告更建議透過象徵式地價一次過批地建校和擴大學生資助計劃,推 動私立大學的發展,刺激自資學位的供應。

事實上,檢討報告已清楚顯示,同學最渴望升讀資助大學學位,原因是質素有保證,資歷也獲承認。但遠水不能救近火,當私立大學發展仍未成熟,當院校也認為非本地生比例增至兩成也不會影響質素,政府是否可以向資助院校提供收生的彈性,讓院校在未用盡的非本地生餘額中,擇優取錄副學位畢業生,讓他們按課程的邊際成本繳交學費,修讀具質素的學位課程?這樣既可解決副學士升學的燃眉之急,也不影響院校的收生自主,亦不用政府額外增撥資源,更可為香港培育更多的人才。

如魚飲水 冷暖自知

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日前真情流露,他在反駁副學士的政策失誤時,反問副學士何 來有「八萬五」那般災難性?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孫明揚豈能忘記學額過度膨脹,院校濫收學生的惡果?豈能忘記副學士因為政府的歧視性資助政策,導致心力交 瘁,負債纍纍?豈能忘記畢業生資歷不獲承認,甚至畢業前才發現不能取得專業資格,幾乎前功盡廢,血本無歸?

不論是房屋「八萬五」還是教育「八萬五」,罪魁禍首,都是政府為求數字達標,盲目催谷指標之過。特區政府若不正視副學士「資助」、「質素」和「升學」的鐵三角,甚至重蹈覆轍,故技重施,將增加大學學額的責任推向私人市場,只會將副學士的教育泡沫延續至私立大學,衝擊現有八間大學的資助學位制度,製造另一顆教育炸彈,既傷害大學,也傷害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