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 教協會向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提交的立場書

  1. 香港《基本法》第45條及68條分別訂明,香港市民最終享有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權利:行政長官「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教協會認為,民主與人權是港人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絕對有責任落實《基本法》對雙普選的規定。特首曾蔭權也於07年競逐連任時一再承諾:成功連任必於5年內徹底解決普選問題,達致一個包括「設計、時間表及路線圖」的終極方案。
  2. 立法會05年否決原地踏步的政改方案,但4年後的今天,特區政府仍毫無寸進,提出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非但不能落實雙普選,連現方案能否達致至2017年行政長官及2020年立法會真正普選的路線圖亦欠奉。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更明言,現屆政府未獲授權制定路線圖,也不會向中央反映港人渴望真普選的意願。對於特區政府的失職失責、特首曾蔭權的言而無信,愧對港人落實民主普選的期望,教協會表達強烈的抗議和譴責。
  3. 教協會要求特區政府,必須配合普選時間表制訂路線圖,保證2017年特首選舉,及2020年立法選舉有真普選,市民才有信心和空間去討論2012年政改方案的過渡方法,包括:新增400席選舉委員的分配、10席立法會議員的產生、特首選舉與提名的細節,以及現有功能組別的民主過渡。否則,當前所提的普選時間表只是政治裝飾,更為普選設下重重陷阱,包括特首選舉的提名門檻,可用作政治篩選,而立法會的功能組別,更可透過普選的名義永久長存,令《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普選權利名存實亡。
  4. 當前的政改方案,除了未能交出普選路線圖,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人數,亦按選委會的人數比例增至150人,是否提高了特首提名的門檻,令市民獲得提名的難度大增,仍須看150人的選舉細節;此外,政府不肯保證取消現有的功能組別,更拒絕取消團體票及擴大功能組別選民的基礎,這種製造特權維護少數利益的不平等選舉,是邁向全民普選的最大障礙;再加上立法會分組點票的制度繼續存在,導致大多數議員支持的議案仍可不獲通過,令廣大民意無法透過立法會充分反映和伸張。
  5. 教協會的會員均為教育界功能組別的選民,但我們不會維護只有20萬人手持兩票的政治特權,而?奪幾百萬市民普選的權利。教協會要求取消任何形式的功能組別選舉,邁向一人一票的真普選。當前無論中央或特區政府,都為功能組別護航;司長唐英年講解政改諮詢文件時表示:《基本法》哪裡有說取消功能組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也說,普選可以和功能組別並存,普選不代表一定是一人一票的直選。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更表明,聯合國公約的定義不適用於香港,普選定義由中央決定。教協會重申,真正的普選是不以財產、學識、階級等限制選民的資格,凡屬公民都有平等選舉的權利,而功能組別選舉完全違反普及和平等的原則,無論如何取巧和包裝,都不可能成為真普選。特區政府必須按照《基本法》第68條訂明,立法會「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而不能為了保留功能組別,而將「普選」的原則扭曲或作任何形式的重新定義。
  6. 就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教協會要求特區政府提交普選路線圖,並必須符合三大原則:(1) 確認2017年及2020年是落實真普選的法定年期;(2)確認2017年行政長官的選舉門檻,不會高於2007年的規定;(3) 確認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取消任何形式的功能組別。
  7. 民主潮流不可逆轉,從爭取88直選,港人力爭民主接近四分一個世紀,市民對真普選的渴求和參與選舉的成熟程度,已經毋庸置疑,港人不可能接受被扭曲定義的民主普選。教協會堅信,民主普選是港人的人權,長期打壓只會導致社會內耗,令矛盾不斷加深,當特權繼續存在,只會加速社會貧富懸殊,為特區政府的管治響起警號。在這政改的關鍵時刻,特區政府更不能退縮,應向中央爭取香港完成民主普選的過渡,還港人真正的普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