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五大學教職員要求:建立跨院校獨立申訴委員會

「院校管治及申訴機制」意見調查結果

背景

    1.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於去年7月召開特別會議,應院校代表在會上的要求並通過動議,要求各資助院校的校董會和行政部門提高管治透明度,包括公開會議紀錄及文件,以及設立跨院校民選的獨立申訴委員會。
    2. 然而,大學校長會卻背離民意,認為建立民選的獨立申訴機制是不可接受的,理由是有關機制會侵犯院校的自主,並與現有的校內申訴機制架床疊屋,令爭議拖長。 為了進一步了解八大院校教職員的意見,教協會於2008年11月28日至2009年1月31日期間,進行「院校管治及申訴機制」意見調查,共收到605位 教職員回覆問卷。
    3. 校內申訴制度並不公正有效 3 調查結果顯示,近七成四教職員不清楚知道校內的申訴制度,近六成認為,現有的校內申訴制度並不公正有效。如遇到不公平的待遇,超過五成選擇向校內教職員團 體申訴、超過三成選擇向教協會求助及近三成選擇向立法會議員申訴,只有約四分之一選擇校內的申訴渠道。
    4. 近八成五教職員支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動議,要求建立跨院校的獨立申訴委員會,處理院校教職員的申訴。與此同時,超過七成二教職員認為,建立跨院校的獨立申訴委員會,不會損害院校自主。

校董會透明度不足

    1. 調查結果顯示,近七成九教職員認為,校董會現有組成不足以反映教職員的意見。超過八成認為,校董會運作的透明度不足夠。超過八成五教職員支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動議,要求公開校董會會議的議程及會議紀錄。

院校自主 蕩然無存

    1. 回歸以來,大學校園風波不斷:鍾庭耀事件、教育學院粗暴裁員、城市大學法學院歧視教員、浸大強迫教職員轉制,以及高官干預教院自主和學術自由等事件。教院 事件中,校董會在處理校長及副校長的續約問題上,擔當了極具爭議性的角色。有關教院事件的聆訊,更揭示出部分官員對院校管理層施以不適當的干預,令學術自 由及院校自主受到衝擊。
    2. 近年各大學的經常性開支遭到大幅削減,因此愈來愈依賴向政府申請非經常性資助,院校之間競逐經費的情況十分激烈;而另一方面,一向扮演中介人角色的大學教 育資助委員會,卻漸漸變成了教育局的附庸,喪失了昔日「防火牆」的作用,為了達至控制院校的目的,教資會扣起撥款用作競爭和賞罰的比例愈來愈高。
    3. 教育當局實在很容易通過競投過程來控制大學財政,從而干預大學校政。結果,教授甚至院校,往往要以自主和獨立換取經費,亦不敢開罪教育當局,免得日後申請經費及撥款,以至競投學額時阻滯重重。長此下去,院校自主勢將遭到侵蝕。

建立跨院校獨立申訴委員會

    1. 立法會在99年已要求檢討院校的申訴機制,當年的教育局以沒有收過大學教職員被不合理解僱的投訴為理由,拒絕進行修例或改革。另一方面,大學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時,皆強調各自設有程序處理教職員的申訴,然而,教職員所面對的申訴機制是否公正獨立才是關鍵所在。
    2. 教職員所面對的,不僅是校內申訴機制的不足,還有校方背後龐大的資源兼且有律師團作後盾,以教職員的個人能力和財力,即使傾家蕩產,都不能與使用公帑的校方匹敵。教協會強調,當校董會的組成缺乏民主,校內的申訴機制獨立成疑,教職員的不平得不到公正解決,他們就只能選擇向外尋找公義,這才是令爭論糾纏不休的根源;相反,建立一個具公信力的獨立申訴機制,將有助校方和教職員排難解紛。

公開校董會會議紀錄及文件

  1. 立法會早前所表決的兩項動議,是基於教職員的訴求以及審計署03年報告所發現的客觀事實。教協會認為,公開校董會的會議紀錄及文件,能有效提高院校的透明度與問責性。然而,時至今日,只有城大承諾會將簽核後的會議紀錄及相關文件,放在大學圖書館供師生查閱(涉及個人或商業敏感資料除外),至於最基本的校董出席率,部分院校甚至未有按政府帳目委員會的要求,上載院校網站供公眾閱覽。
  2. 有意見認為,校董會文件涉及敏感及個人資料,以及公眾可能錯誤演繹資料而損害校譽。教協會重申,大學不是私人利益集團,每年接受過百億元的公帑資助,公眾有權監察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更何況立法會和教職員並不是要探究個別大學人員的合約和私隱,而是要求提高院校管治的透明度。大學不能以校董會可能涉及少量敏感資料,便剝奪師生的知情權,更不能自以為是,以擔心錯誤演繹為藉口,否定公眾的監察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