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微調中學教學語言」意見書

1. 微調方案缺乏共識 凍結三年重新諮詢

從近日微調方案引起的爭議所見,教育界對方案存在巨大分歧。新高中學制將於下學年推行,當前教育界應該集中力量,迎接學制的過渡工作,因此,本會建議教育局全面凍結教學語言政策三年,重新諮詢教育界各持份者,制定一套結合新教育範式的教學語言政策,締造學生語文水平及學科成績並駕齊驅的雙贏局面。

2. 微調強化學校標籤

微調方案是大變,雖然模糊了「英中」與「中中」的分野,但卻會異化和變質,促使學校之間以英語教學的比例,作為競逐收生的指標,非但無法消除、反而強化了學校的標籤效應。根據微調方案的建議,85%的學生已符合用英語資格的班級,可享有教學語言的「彈性」。若學校擁有此類班級,在收生競爭下多會選做「英語班」而非「彈性班」。於是,開辦「英語班」的多寡,成為了外界評定學校優劣的重大指標,只會加劇標籤效應。

3. 分科英語授課違反專業

微調方案自相矛盾,一方面聲稱對「學生能力」的要求維持不變,但另一方面又容許分科以英語授課。方案建議,在母語教學為主的班別,容許學校將英語延展教學活動的25%課時,轉化以全英語教授個別科目,在收生競爭下,必會異化變質。由於這25%的「延展課時」不受學生資格的限制,分科英語教學的模式,很快會由收取第二組別學生的學校,蔓延至包括第三組別學生的所有學校,意味著大量能力不足的學生將被迫要以英語學習,學生因教學語言錯配而犧牲了學習,因學得不好而受傷害的機會大增,這是違反教學專業原則和「學生能力」的決定。

4. 分科英語教學得不償失

分科英語教學,動搖香港數理教育的強項,得不償失。其實,學校一般選擇轉用英語授課的科目,主要只是數學和科學。但這兩個學科是香港學生的強項,根據聯合國國際研究的結果,香港學生在數理科的表現均居於世界前三名。若兩個科目大量改用全英語教學,許多語文能力不逮的學生,學習將大受影響,甚至會因不能明白數理學科而抗拒學習。結果,英語水平增值極少,但數理科水平下降極大,傷害了香港教育的強項,這是得不償失。正如教統會的報告指出:「若只在個別語文成分較少的學科採用英語教學,對於提升英語水平成效不大;對能力未逮的學生,更會影響他們學習有關科目的興趣和成效。結果是學科及英語兩方面的學習都出現問題。」

5. 專科教師改教英文 語文基準增加壓力

分科英語教學也令教師「不務正業」,教協更反對數理教師的語文基準試。當實施分科全英語教學,學校會要求所有教師應考英語基準試,甚或定出比教育局更嚴苛的語文標準,以作收生招徠。首先,從專科專教的角度出發,我們不認同由數理教師承擔英語教學的責任,並因而導致數理教學能力高但英文不夠好的教師將會被迫離教學崗位,或者迫使數理教師為語文達標而疲於奔命,大大影響正常教學。因此,若學校不夠條件(如學生不合資格),這25%的延展課時不應全面英語授課,數理教師更不應被迫考英文基準試。若教師只是善用延展課時,例如引入英文辭彙,適量增加英文輔助教材,或採用英文課本中文教,無須全面英語教學,亦無須應考基準試。教協會特別提醒教育局,要聆聽前線教師和教師組織的意見,吸取多年前語文基準試的教訓,不要重蹈與教師全線衝突的覆轍,進一步迫使數理教師考英文基準試,或任何學校自訂的英語指標。教協會重申:數理教師的專業是教好數理科,而不是教英文科。

6. 全力提升英文學習 總結經驗加強配套

全面提昇中小學英文科教學,才是社會的最大共識。香港教育已發展至六成甚至更多的學生升讀大專,提升學生英語能力是需要的,但提升英語的方法,不是靠犧牲數理科或其它學科的教學,不是靠初中數學或理科轉用簡單的英語而達至,而是要全心全力推動英文科的優質教學。當前,所有英文教師已經符合教育局的專業要求,教育局應帶動全港學校,總結前線英文教師優質的教學經驗,總結全港學校推廣英文語境的經驗,而且不只局限於中學,而是由小學開始打穩基礎。並要加強配套措施,例如全面推行中小學英文科小班教學,並為落後的學生提供補習,提升整體英文水平。其實,已有不少中文中學能夠成功提昇學生的語文能力,為甚麼教育局不主動總結和推廣其成功經驗呢?

7. 總結:避免教學語言成選校指標 須注重多元化人才培育

總括而言,我們認為,教育生態要能健康發展,政策的修訂須朝向一個目標:教學語言不應異化為升中選校的唯一標籤。而討論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焦點應放在如何提升英語的教學,而不應把其他學科的教學語言當作決定因素。因此,教育局應從現時考慮「彈性班」和25%「延展課時」的方向,轉至強化英文科學習,以及改善學校與社會的英文語境,作為教好學生英文的方向,這才是教育界和社會的最大共識。同時,政府更應立即停止縮班殺校的政策,以締造穩定的教學環境,讓學校得以理性選擇適切的教學語言。

此外,提昇英語能力固然重要,但亦不應凌駕一切教育目標之上。現時不少學科成績超卓,但英文成績稍遜的學生,往往在報考大學時處於弱勢,英文科成績成為報考大學的先決條件。我們認為,教育局及教資會應該正視情況,為他們提供可行出路,避免優秀學生只因英文科成績而不斷流失,最終不必要地扭曲香港的人才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