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和平佔中」商討日簡報

 


為了進一步探索民主精神的體現,以至推動香港民主政制的發展,教協會於本年(2013)10月14日舉辦了「教育界『和平佔中』商討日」,當天有超過100位教師參與商討。

教育界「和平佔中」商討日由會長馮偉華的歡迎詞打開序幕,扼要地介紹了教協會舉辦「和平佔中」商討日的背景,以及期望透過商討日,凝聚教師,共議政改。緊接其後的是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暨「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透過短片講解第二個商討日的意義,並親述在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挑戰。

在專題講座一節中,教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副教授暨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聯席總監梁恩榮以「學校的公民使命:『民 主的守護者』」為題,向與會同工分享學校及老師在民主路上的重要角色,並期望與同工一起努力,「藉教育讓學生認識政治的正面價值及功能,並且培育具政治醒 覺、豐富的公民知識、有獨立、批判性思考,認同及持守民主、人權、公義、法治、廉潔等核心價值和積極參與,塑造公義社會的公民。」

當天的商討會議十分緊湊,與會同工分成12人一組,在2位商討促導同工的主持下,在兩個半小時內,分別就三個議題進行商討,並總結出小組的共識及爭 議。三個小組討論的題目分別為:(一)設計普選行政長官須符合的最重要原則是甚麼?(二)如何令「和平佔中」能有效地達成爭取普選的目標?及(三)應否及 如何與學生討論「普選」及「佔中」等議題呢?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小組商討後,與會同工齊集一起,分享參與商討日的經驗,並提出可以改善的地方,讓往後的商討日可以做得更好。最後,會長馮偉華總結,商討日只是爭普選的起點,期望與會同工能將商討式的民主文化推廣開去。

今期《教協報》邀請了九位老師撰寫短文,分享商討日點滴,以饗同工。

別讓孩子再向別人下跪!

陳杏英

梁恩榮博士播出一段影片,最後出現「別讓你們將來的孩子,再向別人下跪!」的字幕,我眼眶滲出了淚水,看見台上的戴耀廷教授也在拭淚。梁博士表示每 人也有選舉權,為何要下跪乞求,我們要為孩子爭取他們應該擁有的。然後在分組討論時,有現職教師及多名退休教師討論,在什麼年級的課堂上可討論佔中問題。 我舉出我於任教的幼稚園內,會實行一人一票選「班長」,讓幼兒經歷最早的民主選舉。特首選舉方法及佔中成為社會熱門議題,不同的課堂活動及討論,確有助提 升學生的公民意識。

凝聚民意,爭取得最佳方案

小月老師

六四事件讓我們知道民主勝過專權,沒有民主就連人命都保障不了。一二年特首小圈子選舉,污煙瘴氣,二十多萬人出來模擬投票表示態度,選委會沒有理會 民意。一七普選重要性在於奠定以後的制度,泛民人士是否可做特首不是我所考慮,我們追求的應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不必考慮中央怎樣想,那是她的問題;不 必想策略問題,那是政黨及議員的事;我們最該做的是真誠地說出我們所希冀的民主制度。只有凝聚民意,我們才有機會爭取得最佳方案。

「和平佔中」,商討求同

羅建強

擔任教育界「和平佔中」商討日促導員期間,為了保持中立我很少參與討論,但當討論應採用那種方式去決定普選方案時,我的組員起初一面倒支持電子投票 平台,我只好逆流而上提出這方式的缺點,經多番商討後我組終於達成共識:先以電子投票平台,後若有需要透過議員辭職進行變相公投。商討期間,亦聽到不小頗 具創意的提議,例如:和平佔領中環行人路以利更多支持者放心加入。這次經歷使我明白商討求同之重要,可能正是「和平佔中」在民主路上播下商討文化種子的目 的!

佔中的意思是:如果你太「茅」,我會抗議。

陳洪

1986年香港民主派舉辦第一次高山大會,爭取88直選,提出「打造新香港,民主再啟航。」這條爭民主之路一走30年,香港人等了30年。
1997年主權移交,港人以為會帶來港人治港、當家作主。最後好事多磨,終於,中央答應了,在2017年,會有香港人一人一票普選出來的行政長官。
可是,未曾「開波」,先修訂「球例」,所訂球例卻有悖於國際標準,說明候選人的前設必須愛國愛港,又言明候選人除有技術(提名門檻)資格外,還要經得起提名委員會的篩選機制,還說:中央有實質任命權,把守最後一關。
佔中的意思是:如果你太「茅」,我會抗議。
有說:普選和一黨專政是天敵。是耶非耶?

今夕發牌歸故土,他朝政改也相同

亂嗡24

佔中可否簡單到只設立一個論壇,可以自由吹水,發起活動,可以walk in,不分政治立場?
各人可以有自己的不同訴求,只要理念相同,立正唸出宣言,比方說:「我要真普選,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可以出發去佔中了。歡迎呼朋引伴,即興參加。
爭取民主是近世紀的一種趨勢,民主的道路很漫長,但我們總要一步步走下去。最犯賤就是自我審查。
佔中的最大好處是可以喚醒市民大眾的政治意識。團結可以自救,可以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我感到自豪!

嚴德良

教育界商討日最後一條商討問題,是集中討論如何在學校教授佔中的議題。在場教師說得最多的不是佔中議題本身難教,相反是課程太緊,容不下討論的空 間。確實「忙」是香港教師的通病,趕課程、趕功課、趕進修……。但當天在場的老師(至少我負責的一組)許多都有準備,不但閱讀過「和平佔中」秘書處所發的 資料,更緊貼佔中運動的最新消息,並有個人見解。故「忙」並不使討論的質素下降,作為教師的一份子是感到自豪的。

佔中商討日的反思

余惠萍

就因為參加商討日,才有機會理性和嚴肅地與陌生人討論政治,第一次經歷到公民社會應有而且應該是尋常的活動。慶幸活了一個甲子終於第一次嘗到,感覺極為良好。殖民政府有政治理由不喚醒我們的公民意識,回歸後,我們要加快學習成為有意識的公民,作為教師更為迫切。
教協會可多搞類似的「沙龍」,政治是眾人之事,今日的香港各範疇都有值得關注的議題。可由有識之士作簡要的介紹和導引,眾人分組議論,匯報及紀錄後可刊印在教協報,以延展和深化討論。

商議民主和「愛與和平」佔中商討日

見濤

本人慕商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之名來佔中商討日,發覺效果不彰,兹將觀察及反思說明:

  1.  三次討論主題本有參考材料及建議討論問題,可惜少有人會就收到的資料抓住與主題相關的討論有代表性之立場之論據,而多只你一言我一語的泛泛而論,層次低而浪費準備參考材料的同工的苦心。
  2.  若商討日只成再肯定某些「共識」的派對,以利群眾動員,似失商議民主之本意,錯失讓參加者發展其慎思明辨的理性公民能力之時機也。
  3.  「愛與和平」之佔中運動究竟如何去「愛」,如何把口號落實為心靈之自發能力,以轉化怨恨仇敵暴戾之心,在在需由主辦單位先作領受,以使訊息得以發揚而不墮。可惜看來是奢望了。

商討是教育的精神

通識科老師 田方澤

日常的通識科教學裡,我們講溝通、講交流而進步,講從中深化知識、提升能力。一直認為,「和平佔中」運動的價值,其實並不在佔領中環的一刻,而是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吸納群眾、宣揚民主,推動公民覺醒。
社會學家哈伯瑪斯說「溝通理性」,就是強調平等的溝通、商討,才是尋求公義的道路。梁恩榮教授提及學校當是「民主的守護者」。當天我們享受了一場盛宴,在激烈的討論後,也應當將這精神帶回學校。教育的路,也當是民主、公義的路。

註:專題講座的講義、三個小組討論的建議討論範圍、參考資料及商討日短片,請按此參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