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佔中」的第一次商討日簡報

本報記者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第一次和平商討日於(2013年)六月九日(星期日)下午在香港大學如期舉行,參加者近八百人,超過大會預期的數目。本會逾二十位理監事以個人名義響應呼籲,出席了商討日。
是次商討日有三個目的:(一)凝聚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二)就運動可能面對的問題交換意見;(三)建立一種就公共事務進行理性商議的文化。 經過大會的簡介、講者發言和回應程序後,參加者分成十餘人的討論小組,分別商議有關佔中的具體問題,以期日後繼續發展和深化運動。 各小組經討論後共收集得82條問題,再由大會歸類和整理出七大主要議題,在未來數月積極跟進:

‧ 如何加強佔中運動的宣傳及論述,解釋運動是和平進行,不會破壞經濟和社會發展?
‧ 如何將運動提升至全民運動層面(能深入各種族、階層,特別是基層)?參加者特別關注到民生與民主要扣連
‧ 如何商討方案、談判的底線是甚麼、尤其是關於提名委員會的組成?
‧ 「和平佔中」運動本身如何建立具公信力的決策機制?
‧ 時機問題:甚麼時候要進行佔領行動、甚麼時候退出、運動甚麼時候才叫終結?
‧ 如何進一步加強佔中運動的組織,以及增加資源(例如籌款)?
‧ 如何應對中央及政府的抹黑和打壓?

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教授表示是次商討日的經驗非常可貴,是香港社會建立商討政策文化的重要參照形式。本刊編委會特意邀約有關理監事撰寫短文,就參與商討日的所思所感與會員分享,並期望各會員繼續關注和支持「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發展。

方景樂

體驗民主從來是件惱人的事,就是如何既尊重不同意見,又能凝聚共識?偶一不慎,上綱上線,會造成內部分裂,破壞團結,到頭來傷害整體爭取民主的力量。觀乎這次商討日,我認為大會在兩者之間,處理優良。首先在小組討論裡,主持不單受過訓練,而且也有相當的質素,立場上力求中立,集中精力,促進不同論點的交流,帶動小組討論,亦維持各組員的「均衡參與」,避免寡頭壟斷,最後更將不同的意見歸納,凝成數個共識,給大家取捨。而參與者方面,大家都能有序地提出自己的意見,哪怕意見上如何針鋒相對,哪怕各人「路數」大異其趣,意見進路是如何煩雜,斗室內彷彿有股「民主氣場」:一來大家心裡有份謙卑,預了自己的意見未必全對,來聽聽別人的回應,精益求精;二來是意見面前,無大無細,不因人廢言,取決原則都是由意見為本,不是「大佬」說了算。身為參與者,自己都樂在其中,哪管小組討論時間是頗為不足,達到的共識只是雛型,但充權的感覺是非常實在的。我認為教師群群應辦一場商討日,也將商討式的民主帶入教育界,不單靠代議士的「英明神武」,而是靠人人的直接參與及討論,而達致共識。以這種程序產生的共識不單符合民意,而且透過參與這程序,人民本身的議政水平及民主素養必會提升不少,有利建設民主社會,促進整體社會進步。

陳杏英

小組在課室內討論「佔中」的問題,討論氣氛熱烈,有點點激烈,有點點火花,但真的真的是非常坦誠的討論。有退休的姨姨願意站在最前線,有年青人要站得更前,更有年青人表示過往的民主運動沒有太大成效,只是數人頭的活動。我唯有引用司徒華先生2010年為《欄干拍遍》加插的〈前言〉—「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多年來香港的民主運動,成就了現在積極參與的這群年青人,將來功成的時候,其中必因有過去的我和現在的你的參與而成的。

注意我們的背面 戚本盛

「和平佔中」第一個商討日裡,所有參加者平等理性商討,沒有「民主派大老」,可謂拓闊了香港民主政治的視野。商討文化若能在公民社會裡紮根,在各自的會社組織,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無疑是民主政治最堅實的基礎。不過,當眾人一往無前時,卻不能忽視我們的背面。公開的輿論或會社的內部中,已有一些人總在拉後腿、放暗箭或潑冷水,這是不能不提防的。寄語他們,假若真的同路,又何必如此呢?

洪英豪

在商討日,我提出下列兩點:一、「民主手帶」:人和錢是行動關鍵。大會可以製作橡膠民主手帶,用以團結所有參加者及籌款。每位認同參加「佔中」的巿民可以認購及每日帶上手帶。愈多人戴上手帶,有助團結氣氛,並鼓勵更多人參與。甚至可以舉辦類似「決志日」的活動,讓各人一起戴上手帶,直至普選的落實。二、「香港有普選,中國更民主」:「佔中」要有道德口號才可令大家認同及付出。現在的政治現實令「中國有民主,香港有民主」難以出現。我提出中國要發展民主,可以香港為試點。假如香港能有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令民生及自由得以向前發展,就有積極的示範作用。表明在多元政治光譜的香港,真普選能推動民生發展,從而令中國走向和平民主改革。個人意見,拋磚引玉,歡迎討論。

商討日── 一個群眾充權的過程! 張銳輝

六月九日,「佔中」舉行首次商討日,其中兩個環節,最能反映主辦者對推廣及落實民主精神,有近乎天真的執著,也正因此而標誌著香港民主普及化的一個重要里程。

首先,大會由戴耀廷教授的致辭開始,然後竟是陳健民教授花了超過半小時,以大學講課的形式,向三個講堂八百會眾解說公民抗命的概念與歷史發展,這不禁教我回憶起當年碩士班時上過教授的課!哪有一個政治動員運動有耐性去讓群眾上課?這根本是一節公民教育課!

教授講課後是各講堂內的會眾發言,然後再分成十多人的小組,由專業的促進員帶領討論,擬定未來兩個首要議題或工作方向。我參與的小組成員有區議員、社運人士、社工、教師,也有普通大學生、在內地工作的廠佬等。可貴的是:一眾素未謀面,背景南轅北轍的市民,可以就嚴肅的政制議題及佔中策略,理性而深入地交流討論,各人均主動表達己見但又同時耐心聆聽別人的觀點,並在一個小時內求同存異,共識得出兩個未來首要工作方向。這種沒有「大佬」或是「阿爺」主導,讓每個參與者自主而理性地討論與凝聚共識的商議式民主活動,相信是不少人在香港政治參與上的新體驗。
如果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有機會參與類似商討日的活動,定能在學理上對民主的認識加深,也親身了解到社會上不同人士的觀點,並同時感受到自己在整個運動中的力量,這正是一個珍貴的人民充權(empowerment)過程,也是這次商討日為未來的民主運動,奠下了一次讓市民普及而深入參與的重要示範。

佔中商討日重中之重的議題 韓連山

於佔中第一個商討日的全體會議環節時,我表達了我最關注和希望大家當天切記要討論的議題: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辦法。我一直認為這議題必須從速在商討日討論並釐定,我打了一個比方:一場球賽若球例也未訂定,球員便落場比拼,對方隨意挪移龍門,你又如何有入球機會?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保證特首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究竟如何設立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雖曰一人一票,但誰可參選「提名委員會」?誰來提名這個「提名委員會」?這「提名委員會」會否類同以往的「選舉委員會」?又再重蹈過往三屆選舉特首時出現的小圈子名單?
我認為應該讓全港選民也有提名特首的權利,才是一個真正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建制派胡說八道稱會出現「太多」人參選,造成混亂。其實,只要設立兩輪投票制,如真普選聯盟第六項建議,「首輪投票如果有任何人贏得過半數有效選票,則當選特首;如沒有任何人取得過半數選票,則由最高票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第二輪得票多者勝。」問題便迎刃而解!

「和平佔中」運動將於稍後時間上載當天所有資料及影片(包括參考資料、講義、小組討論影片等)到網站,有興趣的老師可到以下網址瀏覽:
網址:http://www.oclp.hk 或 http://oclphk.wordpress.com/
Facebook 面書 :https://www.facebook.com/OCLPHK
查詢:2780-7337(教協會盧偉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