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哪」裡的維權律師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劉尹渭

 中國近年發展迅速,各大城市盡是一片繁華景象,中國亦躍升為「金磚四國」之一。可是「崛起」的代價是甚麼?隨著經濟發展加速,各地方政府徵收大量土 地,但由於現時土地徵收制度的缺陷,土地徵收及補償行政案件的數量不斷增加,本關注組每月亦處理不少土地徵收、補償行政以及與徵地相關的維權案件。內地時 有因徵地及強遷而上訪、抗議、絕食甚至自焚的報導。這些人到底受了怎樣的欺壓,要抗爭到底,甚至以死控訴?

根據中國的土地徵收法,土地為國家所有,徵收土地是強制命令,無需徵得任何人同意。隨著國內經濟發展,地方政府常以「公共利益」為由,徵收土地以發展城市建設。

可是,現時中國法律對「公共利益」的定義非常模糊。《土地管理法》第2條第4款規定:「國家為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對 集體所有的土地實行徵用。」雖然現時地方政府徵收土地必須向中央申請,但由於法律對「公共利益」沒有任何具體定義及規範,因此「公共利益」往往就成為地方 政府濫徵土地的理由,徵收大量土地進行建設,或轉讓使用權以攫取暴利。

徵地的程序和手段亦沒有任何明文規定。不少地方政府為了盡快清空土地,甚至會以非法手段驅趕居民:威嚇、斷電斷水、砸門砸鎖、毆打、綁架、使用推土機撞人等手法屢見不鮮,阻礙徵地或意圖上訪的人甚至會被綁架、毆打及施以酷刑。

即使居民同意離開家園,往往亦無法得到合理賠償及安置。雖然法律有列明補償制度,但制度非常不完善:補償方案方式單一, 亦沒有專責安置和分配補償的單位。不少農民賴以為生的土地即使被徵得到賠償,賠償亦被地方單位中飽私囊,農民不能得到妥善安置。更重要的是,畢生為農的人 失去唯一生計,補償遠遠不足維生,土地被徵等同把他們趕上絕路。

面對地方政府的重重打壓及暴力對待,被徵地農民的權利並沒有得到應有保障。不少維權律師義務或以低價代理土地糾紛案件,以司法途徑為農民爭取合理權益,為失地農民爭取合理賠償。可是,維權律師為農民維權卻需付出沉重代價。廣西楊在新律師曾因代理的土地糾紛案件而遭多名不明人士拳打腳踢;為白虎頭村村民作辯護的謝燕益律師曾被北海市警方控制及拘留;為不少因徵地上訪的農民提供法律諮詢的倪玉蘭律師則多次被拘留,在拘留期間被毆打至雙腿殘廢,最近亦再次被法庭以「尋釁滋事罪」收監。

中國強徵強拆的案件之多令她得到一個新「美譽」—「拆哪」(「CHINA」的普通話拼音)。在「發展」及「公共利益」的旗幟下,不少人的家園被毀、頓失生計,甚至失去生命。在充滿缺陷的制度下,維權律師不怕打壓,捍衛農民的基本人權,實在可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