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課與培育教學領導 之三

趙志成

 成熟的教學領導,在觀課的活動中,尤其是「專科專觀」的,要能判斷課堂教學目標的合適性,及學生在學習上的達標程度,而不是停留在有沒有用 powerpoint、分組活動、高階提問等點子或項目上。教學要有目標和學生要達標,是最基本的A、B、C道理,有甚麼值得討論、提點?在我們大量的觀 課中,這些最重要的基本道理原來不一定能徹底理解的。

學校的教學生活非常緊迫、日接一日、堂復一堂,在中學來說,除了照顧學生的訓輔問題、新課程的要求之外,教師其實沒有太 多時間思考整理「教甚麼」和「如何教」。除語文及通識科外,其他學科大都以學習知識內容為主,所謂「教學目標」無爭議及思考之處,就是教「書」、教「幾多 個topics」、教「幾多頁」、做「幾多個練習及工作紙」、然後是考「多少個測驗」,從學年初(甚至是多年前)已經定下的教學進度,是學校的政策及科主 任或全個科組的決定,是流水作業地教,追不上進度都會自我問責,怕學生在統一考試時怪責測考課題未講過,都在學期末或測考前加速趕書或補課,可以說教學目 標非常清楚,學生學習有否達標是看測考成績和他們的專注及勤力程度,不會多考慮每堂課學生實質上學了多少、參與學習的程度有多高,事實上亦沒可能每堂課、 每段教學小節都停一停、考一考學生學了多少。所以,「依書直述,多講少問」是有大條道理在背後的。

無論校內上級觀課,還是校外的專業支援,只觀一、兩堂課,管中窺豹,都不容易提出改變。我們只能提點教師在意識及觀念上有點轉移,「講了不是教了、教了不是學了、學了不是學夠」,所以常從三方面提意見:一是令教師知悉全班學生中,「真正」參與學習的有多少?這 是一切課堂學習的前設,很多時教師如何施展渾身解數,自以為備課如何充足,但學生卻活在自己世界、在睡夢中,枉花力氣教學。對第三組別的學生,令他們參與 學習是對教師最大的挑戰,因為很多弱勢學生,在他們過往的學習中,因多次失敗而變為「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我們擔心的是教師也變為「習得無助」,更擔心未習得,已無助,或根本未嘗試、未自我反省,已認為無用,得過且過。

二是以我們局限的專業觀察,提出教學目標(內容或能力)是否恰當;如果觀課者是資深 專科教師,對學科課程和內容有深刻認識,亦具豐富觀課經驗,很自然會看出目標是否恰當,例如,第一組別學生很容易已理解某些知識內容,一看就明,或某些數 理題目,未講已識計,我們仍依書(所謂教學進度)照講,是不恰當了,學生也學不「夠」,第一組別的學生都是較「乖」,都被動地接受,也不提甚麼質疑,當中 亦有些在學習上確實較慢,要「餵」,但教學領導要能判斷適切目標,提高同事在這方面的警覺。同樣,第三組別的學生因經歷失敗,對學習產生抗拒,不願書寫, 但不代表少些、淺些的內容就恰當,他們也怕「枯躁、重覆、低B」的學習。在學習語文上,教學目標的恰當性更為重要,因為所學的不像其他學科的知識內容,而 是「讀、寫、說、聽」的能力,當中當然亦有強記「如何解、如何串」的部分,但目標卻不是要學過,或教師講過多少篇文章,或做過多少練習,因為把文章背得滾 瓜爛熟,能力目標也未必達至。語文科的教學領導,觀大量課後要有能力判斷目標恰當與否,而不是趕書、趕做練習、趕作文改文。

第三方面是要在被觀課者的教學基礎上,立即給予在教學上(pedagogical)建設性的改善意見, 即除了提點教態節奏語音、環境設備安排之餘,有甚麼方法及策略上的提議、例子,甚至提供合用的教材。優秀的教學領導,在觀課後不能只拋出「不夠條理、提問 不濟、太多『yes, no questions』、要多點活動」等評語,尤其是專科科主任,是有責任、有條件、有能力易地而處,要有「假如是我教,我會把課堂的教學環節略為調動,會 提供一連串、有層次的提問以澄清概念,哪一環節要用討論活動取代串講」,拋出來與同事討論,專業對話就會出現,只要是一條心教好書的話,沒教師會抗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