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用人唯親到有例不依

張文光

  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還未正式上場,已經帶來很多「新模式」、「新做法」。最近鬧得熱烘烘的政府總部改組,重編及新增5司14局,就算受到立法會和輿論質 疑,也大有硬闖姿態,迫議員及市民於7月1日前照單全收。其辦公室又聘用了一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陳冉小姐為項目主任,不惜違反《基本法》中公務人員必須是 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條文精神。

 還有一項極受質疑的聘用,就是委任羅范椒芬為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主管,職級雖相當於局長,但不受《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的規管,其離職後不需受到有關守則監察。

現任政府管不了候任特首辦

 政府說,羅范椒芬在2012年4月20日以合約獲聘,任期至6月30日止。合約內的離職後規管條款參照相若等級政治委任官員的合約規定,但按其合約期限和工作範疇而作出適當調節,即是說不會與局長的規管相同。我們追問其合約的具體內容,現任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竟然說,候任特首辦表示不會透露個別合約的內容,只強調她並不屬於“政治委任制度”下的官員,換言之,現任政府也管不了候任特首辦,不是兩個權力核心還是甚麼?

 我們都清楚知道,有權責的人如果不受相應制度和條文規管,便有誘因和藉機去濫權和越軌,或者降低對自己的廉潔標準。遠的例子不說,只要看看現任行政長官曾蔭權,雖然獲得優厚薪俸和津貼,離職也有近千萬元退休金,但因為他不受《防止賄賂條例》規範,也不是問責制官員,自己決定如何自我規管,便出現了他“海陸空接受利益”,以及極度奢華的外訪住宿開支的貪腐醜聞。

 羅范椒芬的職務涉及政府架構重組和撥款、司局長的聘用人選建議、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面試等,可以說是一人之下,權傾朝野,她的權力和影響力超遠董建華和曾蔭權時代所有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甚至譚志源局長本人。可是,有關她離職的規管卻有著特殊處理,竟然可以適當調節,甚至可能獲豁免離職後再工作即俗稱“過冷河”的一年限期,而且整個過程更是由梁振英一個人決定,合約條文亦拒絕公開,這過程本身已經充滿特權

特別任命還是特權任命

 梁振英與羅范椒芬二人既屬公職,所支取的薪酬也屬公帑,但現時一人聘用、一人受聘,其合約是否私相授受,議員和市民無從得悉,這已經凌駕了問責制和現時 對高官的規管守則。如果沒有任何限制,對於她有否出現延後的利益輸送行為,或者今天為明天舖路,我們實在難以監察和規管,特別任命根本就是特權任命。

 梁振英說,因為要追回蹉跎歲 月,香港必須全面提速,用較快速度發展。制度和規矩如果造成阻礙,必須走空子甚至去之而後快的這種想法雖然未宣之於口,但從現時種種工作方向和態度來看, 位高權重的人的個人喜惡,已經凌駕制度的重要性,特區政府由董建華和曾蔭權時代的用人唯親和親疏有別,也逐漸演變為梁振英政府有例不依的人治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