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教「六四」

方景樂

  有次碰到位舊同學,是位中學老師,已位居要職,問道,如何在辦好通識科?我反問他,學校老師有否教「六四」?

「但為何要教?不會考吧。」我敢肯定,考評局不會亦不能考「六四」,一來,這會惹來傳媒爭相放大,題目擬得不好,不是歪曲事實,就是給人口實,攻擊通識科,要求取消之;二來,這件事向來被中國政府視為政治禁區,區區一個香港政府,難免要沆瀣一氣了。

考評局不考,就代表「六四」沒有學習的價值嗎?我看不是的。按照高中通識科課程文件(註1), 要求學生學習中國改革開放帶來的影響,以及中央人民政府的回應,包括民主政治建設。八九六四慘劇發生的時間,正正就是位處中國經濟改革的樽頸,以及民眾開 始提出政治改革之際;六四開鎗的一刻就注定了中國在往後的日子裡,牢牢地抓緊權力,拒絕開展政治改革,只管發展經濟來回應市民的訴求。「六四」以鎮壓結 束,不單令人認清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同時也使學生明瞭中國發展方略,就是以穩定壓倒一切,維穩成為經濟發展的基礎,「六四」實在中國發展的分水嶺。

對於香港,曾有一百五十萬名市民上街示威,聲援北京學生,這更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建立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而且日後更大大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君不見現時泛民派(包括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及建制派的分野,就在是否支持平反「六四」的立場之上?

所以不論在學習現代中國及今日香港的單元,「六四」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是關鍵的一塊併圖,缺了它,同學不可能明白我們身處社會的全貌。

二十三年來,「六四」從未完結,坊間裡充斥著不同的「反思」,包括鎮壓換經濟發展論、歷史模糊論、學生有責論、已成歷史論、井水不 犯河水論、運動變質論及政客賺取選票論。身為老師,這實在是上佳「恆常議題」,年年可教,好使學生認清不同人士的立場及其價值觀,明辨是非,建立自己的立 場。關於「六四反思」的教材,老師大可參看教協會提供的教材。

除了在學理上,可處理不同「六四反思」外,教授「六四」,更顯示學校敢為貫徹通識科教學精神,而有所承擔。把握「六四」這個富爭議 的議題,認識史實,理解不同人士的意見,從而建立自己有理有節的立場,那不就是通識教育的目標─「真實學習」嗎?學校為真實學習,坦誠面對歷史,尊重老師 的教學,也不就是對學術自由的追求嗎?

不但如此,通識課程文件中更要求培養價值觀如愛國心及正義,教「六四」就是人本教育,有什麼比人命重要呢?北京學生出自良心的進 言,在鎗彈下流著的鮮血,是提醒我們要關心國家未來的發展,擇善固執,秉持正義。今年我校同學們製作了一幅八呎長的橫額,上面印著「平反六四」四個大大的 粗體紅字,其餘的白色空間擠滿了師生們的黑字簽名。當這條橫額出現在今晚的維園裡,學生們都自豪地站在後面拍照明志,這些已超越了通識教育,是學生自己敢 於面對歷史、關心社會,成為行公義好憐憫的人了。

最近連教聯會也嚷著重編六四教材(註2),不就是為老師打開大門,一起堂堂正正教「六四」吧。

書於2012.6.4晚

註1:高中通識科課程及評估指引:
http://ls.edb.hkedcity.net/LSCms/file/web_v2/C_and_A_guide/201203/ls_c.pdf
,頁27-28
註2:教聯會重編六四教材,星島日報,201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