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路共行

梁德賢

  上文提到帶學生到油麻地和深水?等舊區參觀,搜集資料以便創作繪畫和相片模型(Fotomo)。天水圍的孩子 比較單純,行街真的要解畫,那是甚麼人在做甚麼事,經過指點,他們才恍然大悟。其中他們要學習的態度,是以一種平常心去觀察社區居民的生活,和他們與社區 的互動關係。我教導學生不要大驚小怪,別以一種獵奇角度去看弱勢居民,只需要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便可以了。

  回到學校繼續課程,向學生追問創作進度,便是師生關係最緊張的時候。學生通常都會支吾以對,有些往往沒有任何資料或草稿在手,卻拿出USB記憶手指,叫老師打開電腦來看,那是最令人討厭的事。

  這次終於有個學生發難說:「呢排好多?做呀,你?試嚇啦!」只差一個笨字沒有出口。好傢伙,這激將法也奏效,回想自己執教以來,確實沒有試過自己身體力行,一邊教書,一邊與學生同步創作。

  於是今次也就老老實實,自己也創作一件作品,走一次學生經歷過的創作苦路。不做就不知真的不容易,從鋪排繪畫內容、搜集資料,就參考了超個二百張圖片;畫了四五十張草圖,著色也試了水彩和各款麥克筆。

  換一個角色,也就對學生的難處理解多一些,對他們有多一分諒解;幸好牛刀一試,也未失威,學生圍觀著我,繪聲繪影作類似街頭賣藝的示範,眼神竟好像滲有少許敬重,做老師的也就自我感覺良好,苦肉計算是除笨有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