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穫背後的沉思

馬文輝

梁振英先生台鑒:

 「教改」真的改變了香港教育的面貌,同時重塑了公營學校的運作模式。回顧歷史,改變的動力最初緣於社會共識和教育理想,其後是由收生不足和商業管理兩大因素共同催生,保證教育前線落實官方倡導的改革,可以換句話說,絕大部分學校都是為了生存而改革。

  公營學校的運作早已蛻變至商業模式,官方更易從制度和文件著手監控,不過教育的效果反而趨向量化和虛 浮。三年發展計畫、周年計畫、學校報告、持份者問卷、自評、外評、法團校董會、學校概覽……在同一體制裡,多方面從內至外,由上而下監察,按理推斷,公營 學校的運作是滴水不漏,表現優質。可是,入讀國際學校的本地生近年不斷飆升,甚至迫使真正有需要的旅港外籍學童連叩門也無望;較為富有的家庭寧願送孩子到 直資學校讀書;補習天皇天后的年薪數以百萬元計,而且有補習社憑本業上市集資;昔日考評局公布中學會考成績,長期約有三分之一的日校考生得分近乎零;首屆 中學文憑試舉行前,有不少考生寧願負笈海外,出現所謂「跳船逃亡潮」,佔整體考生逾百分之十;副學士不再是新名詞,還早早創出「先修班」,收費不菲,究竟 在十多年的基礎教育中,公營學校還該從哪裡著手,幫助這批有心卻長年無助的學生呢?凡此種種,是「持份者」不敢對公營教育投下信心的一票?

  相較於普及教育只求量化的初期,近十年的異化現象何其多!學校網頁、橫額海報、校刊校訊、媒體曝光、商 場招徠、招待幼兒園、北上國內招生、跨境學童、各式比賽、遊學團、一條龍、姊妹校、海外交流、遠程視像活動、空中花園、海洋世界、綠色屋頂、太陽能溫 室…..其實,孩子入學讀書,所為何事?

  每項舉措都有良好意願,但是當中有多少項是植根於學習?投放的資源與受惠的學生成甚麼比例?成效可以持續多久?最後,兩個直指癥結的問題:革新是為了學習,還是為了宣傳?教育是為了達成多元目標,還是純粹為了收生極大化?

  截至2006年,除了四份《教育改革進展報告》堅定不移地列舉成效外,如今官方應該客觀而務實地檢討,就算是新官上場,也絕不宜急於推行翻天覆地的新政。

  教育,從來都是艱巨的;再者眾人眾事,盤根錯節,更形複雜。但是,有了優質的基礎教育,香港才能進步!

敬祝
身體健康!

前線教師 謹上
二零一二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