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專教院公平嗎?元兇是誰?》
—— 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

【編者按】
自602期《教協報》大專版一篇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刊出後,業界有頗多迴響。該文章為一位高級文憑課程講師撰文揭露其學院流弊,包括合格率懷疑「造假」、英語授課有名無實及舊制教學人員「啞忍」等。
本報收到讀者艾菲君一篇〈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回應文章,從更根本角度指出大專院校教育生態轉壞的原因,並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
因本期《教協報》稿擠,現於教協主網站刊登全文。
………………………………………………………………………………….

回應602期教協報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

在此先申報本人的身份和立場。本人同樣是專校院的講師、合約制員工,入職六年,有感於以上文章對一群積極、熱誠的專教院教職員有欠公允,避免讀者以偏概全,對專教院產生錯誤偏見,藉此文章以另一角度作出回應,希望給予讀者們更全面的分析空間。

自回歸後,香港特區政府提倡專上教育市場化、推行學位量化寬鬆政策、加上教育局語文政策失誤、部分港爸、港媽對子女過份溺愛,做成近年本港學 生的學習動機明顯下降,語文能力更大不如前。收生水平每況愈下,講師淪為「快譯通」的情況絕非專教院獨有的教學生態,而是全港副學位課程面對的共同問題。 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甚至部分家長們可能才是真正的元兇。經過本港十多年中小學教育的洗禮,分流到副學位的學生當然較UCG學生遜色,層次複雜。常言 道:「教導副學位學生全面回歸學習正軌,較港大培養博士生還要艱鉅」;事實上,副學位導師亦身處尷尬崗位,學生成績卓越歸功學生的努力,學生成績差劣便歸 咎老師不力。誠然,如果當一部人肉「快譯通」便能解決香港學生十多年來的學習問題、語文障礙,確是值得自豪的事;而蒙羞的應當是歷任教育局高官。種種問題 的徵結所在源自香港特區政府在擴張專上教育之時有否制定長遠的目標?是否有投放足夠資源以供給優質的教學設施?評估是否有足夠的專才及提供師資培訓以支援 有學習差異的同學?面對以上的情況,專教院當然要面對、承擔,奈何專教院角色始終被動,一個累積十多年的教學問題,要專教院獨力承擔整體責任,未免有點兒 荒謬、無奈。現今,只希望新一屆特區政府能夠認真對專上教育進行全面檢討,確定副學位課程的價值與地位。

其次,文章作者已經在商界服務廿年,入職專教院五年,應該熟悉一般行政程序。專教院是一所組織完善的教育機構,部門主管僅屬中層管理,遇有任 何投訴不得要領,理應逐級匯報;況且「學術造假」有違專業操守,高層亦絕不容許,事件一經匯報,相關主管定必受到處分。然而,凡事繞過行政程序直接向外界 公告,這方法是否正確?一位富廿年工作經驗的同工的如此行徑是否恰當?在如此這般的“醬缸”已經工作了五年,為何直到今天才爆出心底話?還是別有用心?作 為教育界一份子,大家應該公正、持平,切忌公器私用!

關於資歷架構第四級評估方面,憑本人親身體驗,專教院已為員工提供完善培訓課程,備有足夠網上學習資源,更值得嘉許的是一群專責編寫新高中課 程的同事,為同工提出了很多寶貴的專業意見。況且,資歷架構在本港只屬起步階段,教育界同工們都正在摸索、分享及初步實踐中。個別同事不學無術,濫用 「action verb」,是個人的專業失當理應由個人承擔,事事歸咎學院實在牽強。

最後,關於續約問題,自97金融風暴後,在香港「同工不同酬」已是不爭的事實,政府公務員正是最好的例子,本人亦是受害人之一。平心而論,相 比其他學院,專教院可算是一位良心僱主,事事與工會有商有量。去年便與工會達成協議,把大批臨時僱員轉為合約制僱員、提升待遇和增加工作保障。就過往所見 所聞,只有缺乏教學熱誠,教學表現欠佳的同事不獲續約。如果因顧慮續約而投鼠忌器的員工,應該深切反醒投鼠忌器的理由,客觀評核自己的教學表現是否達到專 教院的教學要求。教育是一項人類工程,希望各同工互勵互勉,做好本份,突破制度枷鎖,為下一代塑造更自由、更理想的學習空間。

對於602期文章之指控,專教院應該徹底調查,向員工及學生清楚交代,避免辛苦建立的聲譽受到蒙污。在五千多名員工之中,難免有害群之馬,如有違規者,應適當處分。

以上只代表本人意見,如有其他意見,歡迎提出討論。

一位專教院講師 艾菲


【編者再按】

就讀者艾菲君來函的兩點質疑,本報簡覆如下:

(1)本報一貫的報導手法,均以事實證據為基礎。本報於603期報導接獲職業訓練局專教院講師的投訴,揭露該院校有教學人員被改分,損害教師尊嚴和 教學質素的事件,已證實確有其事發生。查該報導並未指所有專教院教職員及學生涉及其事;剛剛相反,本報乃從維護教師專業及學生的利益角度出發報導事件,故 在報導中已指出專教院行政干預專業、合約聘任方式的害處,矛頭直指職業訓練局管理層及大專院校制度,而專教院講師及學生才是受害者。

(2)就604期,艾菲君在「《對專教院公平嗎?元兇是誰?》: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文章中,指出大專院校教育生態轉壞的原因,並澄清誤人子 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對於此觀點,本報是認同的;唯艾菲君卻又以投訴人入職五年後才投訴,就懷疑人家別有用心的說法,本會實不敢苟同。因投訴人乃是受害 者(最新消息是不獲續約),其肯站出來投訴,需要極大勇氣,更為值得鼓勵,如果還要受到苛責及質疑,對當事人極不公道,故本報在該期印刷版的「編者按」, 並沒有點出艾菲君的此論點。唯本報為讓不同作者觀點的文章都能見報,所以仍讓艾菲君的文章能在教協報網頁全文刊登。

(3)以下原文刊載艾菲君及本會回應的電郵。

1/6/2012

致教協編輯部:

就教協報只是在網上轉載本人的投稿,而非在報章上刊載,本人感到萬分失望,同時質疑教協的立場,處理手法是否有偏私之嫌。

教協報在602期以頭版報導「《誤人子弟的幫兇》- 一位現職專業教育學院講師的我思我見」,在603期更以頭版頭條報導「促請專教院公正處理《改分事件》」,教協會長馮偉華先生更為申訴人站台,引致各界熱 烈迴響,各大報章、電台大肆報導;而本人的回應文章就在604期的內頁一角由編輯部發出小啟,表示因稿擠未能刊出而只能轉載於網上,更甚是網上刊載的版本 亦非原文的全稿,原文結尾的四份一被無故腰斬,莫非教協的網上“空間”亦同樣不足以容納本人的一點意見?實在巧合。

同樣是討論專教院學術及行政問題的文章,教協的處理手法天轅地轍。前者的負面文章便高調處理,冒求引起公眾輿論,達致質疑專教院的學術誠 信,使教職員蒙羞,令學生們困惑;而今教協報如此“低調”網載本人正面回應的投稿,難免使人懷疑這是有意迴避問題、希望淡化事件的處理手法。以教協報讀者 的閱讀習慣,報載必定較網載的感染力強得多,請問到目前為止本人文章的點擊次數是多少?不言而喻,必然是少之又少。本人亦都是經由朋友轉告才知悉文章已被 上載。

此外,編輯的小啟亦有斷章取義之嫌。短短百餘字間竟用了一半以上來重申602期文章的重點,而對本人文章的描述亦只用了「從更根本角度指 出 大專院校教育生態轉壞的原因,並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來簡介。事實上本人的文章重點除了說明教育生態轉壞的因由,更旨在質疑602期不署名文 章作者的立場及動機,而絕非編者所指「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如此選擇性地點題及扭曲原意,再一次令人感到事情之吊詭,彷彿在偏袒某人及掩蓋 某些事實。

作為一個專業教育人員發聲的平台,應該容納不同的聲音,教協報是否能夠做到求真、求全、不偏、不倚、不黨、不私、不盲、不賣呢?法理上、情理上,教協應該以一致的手法處理同類型的事件,將事情始末報告公眾,由讀者來判斷事情的真偽。

常言道,教育是一項艱鉅的人類工程,要人類文明根基穩固,教的必然要持平公正,育的才能理念鑥實。教協作為本港最具規模、最富權威的專業教育人員代表團體,以上的報導手法對專教院、對專教院的教職員及學生是否公平、公義?面對公眾又能否贏得公信?

在此希望教協報的有關人員能就本人的質疑作出回應。

艾菲

11/6/2012

艾菲君:

謝謝你的來郵。日來忙於考試而未有適時回覆,歉甚。

有關上載你的文章漏掉末段一事,經查究後發覺是本會內部電傳文稿時有所遣漏, 已即時安排在本會網頁更正補上,謹此向 閣下致歉。

就有關 閣下文章的刊登安排,[教協報] 編輯在處理讀者來稿時,有其一貫的 自主性和靈活性, 將未能刊登的文章上載在本會網頁。這是本會一向的做法,希望 你能諒解,也尊重編輯自主的原則。 如 閣下不反對,本會亦可上載你的質疑電 郵供讀者瀏覽,敬候示覆,並歡迎您繼續投稿。

梁德賢
教協出版部主任

11/6/2012

梁德賢先生,

首先多謝梁先生的回覆。煩將質疑電郵上載供讀者瀏覽,繼續以筆名〝艾菲〞發表,請通知上載日期。

其次,本人絕對尊重報張的自主性。然而,在強調自主性的同時,報導手法的公正性亦絕對不容忽視。

如果只強調自主而忽視公正,報導就變得有立筯、有動機,編輯就容易採取雙重標準,選擇性報導, 報張就淪為喉舌工具,絕非大眾發聲的平台,〝維持報張的自主性〞最終成為免責的藉口。

教協報是次報導當然能夠維持貴報的自主性。然而602期大肆報導專教院的學術及行政問題,引致各界熱烈迴響,604期則只是以小擧一句總結本人的投稿「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如此報導手法是否專業,對專教院、 對專教院的教職員及學生是否公平、公正呢?作為專業教育人員,我們是否以同樣形式教導學生陳述及評論時事呢?

最後,梁先生的回覆始終迴避本人的質詢,(1) 是次報導手法對專教院、對專教院的教職員及學生是否公平、公正呢? (2) 604期是否有斷章取義節錄本人投稿之嫌呢?梁先生只是強調報張的自主性,答非所問,敬請梁先生正面、確實回應 以上兩個問題。

謝謝。

艾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