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教學領導之二

趙志成

 續上期談觀課的發展與培育教學領導。

早期的觀課多是評核和考績為主的,校長或科領導只能以個人經驗識見判斷優劣,嚴格來說,都是沒有受過甚麼「如何觀課」、「甚麼才是好課、有效課」的培 訓,但要粗略分辨評比教學上的差異,仍是合理可靠的,因為當連續觀全校或大量老師的課堂教學時,那把「尺」漸會出現,這當然會不懂某些學科內容,不知有沒 有內容上的錯誤,但學生是否投入學習、是否明白、能否學到,其實很容易就看得出來。但如果太少觀課經驗,只觀少數科內同事,而又作為考績的評核,其準繩度 則常受質疑,唯有訴諸於職位權威或評核準則、項目和分數了。

評核式觀課可以給予大約公平的分數,但對教師如何改善教學,沒有建設性的幫助。從學校整體改進的角度看,能令所有教師更專注於課堂教學,在其現有教學能量上加以提升,是最實際的。因此,教師發展式的觀課,互相學習,已是共識,但甚麼才是優秀的教學領導?

發展式觀課很自然的進入了「尋項目」階段,把在課堂上有沒有「甚麼」、有多少「甚麼」作為「好」教學的標準。一直以來, 教學上最為人詬病的是「沉悶」,尤其是基本教態(眼神面容、聲調聲量、說話速度節奏、清晰度等)不佳的教師,又以串講式述說課文內容的方式教學,節奏緩 慢、教學內容材料單薄,任何人在課堂內,包括正在上課的學生、觀課的校內同事,或校外評核人員,都「悶得發慌」,所以都期望教學要「活」點,於是紛紛提出 點子項目,又正因為教改初期要推行關鍵項目、撰寫學校發展計劃、自評外評等等,都尋找點子項目放入課堂內,以回應外評。所以,要數一數課堂內有沒有用資訊 科技(IT)、powerpoint、高階式提問、分組活動、討論等,作為好課堂一定要有的項目,甚至把一堂課分為機械式的時段,例如有百分之五十為討論 或活動時間,以至堂堂課都要做「合作學習」。

以教師發展的作用來說,指令式使用某些項目無可厚非,甚至是必然經歷的階段,但要在沉悶的課堂內產生改變,接下來是要教 學領導及全體教師,能否理解及探究「量變不等於質變」、改變是否恰當、有否過猶不及,最重要的考量,是課堂內所推行的項目點子,是否真正能提升學生學習動 機、參與學習的程度,及是否達到應學到的目標,尤其是在用點子項目之時,「水份」(學習的枝節、玩樂部分)是否太多,學生學習的含金量(足夠而重要的學習 內容或能力)有否減低。

要把學習活動或教學策略連繫到學生在學科上的學習目標,正正是教學領導、科主任的重要責任,「專科專觀」就重要了,只有這樣,教學內容知識(PCK)才盡情發揮。

現在的校外評核(ESR)是以評核為目標的觀課,因為觀大量的課,從評核的角度來說,可算是相對客觀的,但對發展或提升 學校的教學效能,幫助不大,校外評核當然起著評分後的某些作用,例如評分低,學校會知所警覺、自我改善,又或者在報告上泛談提問技巧需要改善、加強照顧個 別差異之類。ESR不是專科專觀,科目學習目標如何或更有效地達致,不容易判斷,且為了「打分數」,自然要靠鉅細無遺的表格,把一切教與學的好元素、好項 目,全擠在一張A4紙上,在早期要推教改課改的關鍵項目時,把專題研習及品德公民教育也放入只用以評核一堂課的表格內,這也就是忙於尋項目,而忽略學習目 標的例子。

在觀課的工作坊上,我常讓教師研讀十多二十份不同形式及項目的評核表格,討論哪一份最合用,大多選用項目最多,方便就每 一項打分的表格,近似ESR式的,我常笑說,我們以「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來形容不能沒有遠見視野,但以教師教學的培育和發展,「只見森林,不見樹木」也 不是好事,只是紛紛亂亂的項目及策略,不如就科目內容及目標切實地討論如何達致,簡單點說,成熟的教學領導,不以活動項目帶動教學,應以如何達到教學目標 為討論中心。

(培育教學領導系列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