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自資課程的「混帳」

政府催谷自資教育市場,課程走向商業化,八大資助院校自資課程的盈餘邊際比率持續攀升,上學年各院校均錄得雙位數字的佳績。院校賺取的盈餘,涉及政府的撥款和學生貸款,政府豈能一句尊重院校自主便「闊佬懶理」?

教資會資助院校近年透過開辦自資課程謀取的暴利愈來愈誇張,而我更反感的是,學生利益竟然被利用作斂財,甚 或滿足院校個別發展計劃的工具。因此,我過去幾個月在立法會的不同會議上,不放過任何機會,向政府窮追猛打,逼使政府交代帳目,並設法糾正這種不公義的教 育「混帳」。

根據立法會資料研究部提供的數字,八大院校開辦自資課程所錄得的盈餘總額,由08/09學年的2.84億 元,增至09/10學年的7.71億元,按年上升171%,至10/11學年,更進一步增加至9.55億元,按年上升24%,至於上學年錄得最多盈餘的院 校,首3位分別是城大的2.25億元、港大的1.98億元,以及理大的1.93億元,當中,城大更傲視同群,成為盈餘最多的「三年冠」得主。

貸款指明非牟利性質

 事實上,資助院校開辦自資課程所需的資源,包括校舍和提升教學的質素,不少是來自政府提供的免息貸款或資 助。因此,政府有責任監管院校善用公帑。教育局日前回覆我的質詢時證實,截至上月,政府向院校提供了32項貸款,涉及的金額達52億元。根據政府向立法會 提交的財務文件,審批有關課程貸款計劃的準則必須是非牟利性質,以及經評審的自資全日制專上課程。綜觀院校的盈利水平,是否還稱得上是「非牟利」?

以城大為例,自資副學士課程未計及投資的盈利率高達30%,尤有甚者,城大於05年向立法會申請近6億元的 貸款,承諾在本部校園內興建一座教學大樓後,將容納全數6千名副學士及教職員。惟新大樓去年入伙至今,城大寧願讓部分樓層空置,也不讓租用德福舊校舍的副 學士搬進新大樓,讓他們與其他繳交同等學費的自資副學士一樣,在新大樓上課及享用有關的設施,不少學生更投訴,德福分校設施嚴重不足,連洗手間也經常不敷 應用,令人難以接受。

有否與同工分享成果?

 據了解,城大每年從學費收入當中,抽取兩至三成作償還貸款之用,校方在每年賺大錢之餘,有否體恤學生的苦況?有否違反立法會的撥款條件?與此同時,城大 坐擁龐大盈餘之際,有否忘記當年被迫減薪兩成,肩負開辦自負盈虧課程重任的「開荒牛」?他們當年與學院共渡時艱,眼見學院今日名成利就,校方又有否與員工 分享成果?

除了提供免息貸款外,政府於08年推出措施,讓證明有「財政困難」的院校延期還款,院校每年償還貸款的金額 因而獲得減半。然而,期間有多少院校、有何具體措施,履行申請延期還款的承諾,將資源用在學生和改善教學質素的用途上,例如直接減學費?再者,近年接連有 院校計劃改變校舍用途,包括使用對象和大樓業權等。政府是否有責任監管院校履行撥款條件,確保公帑不會被濫用,以及學生的利益不會受損?

孫明揚在回覆我的質詢時解釋,院校須有足夠儲備應急,讓課程可以持續穩定發展。據了解,有院校的累積盈餘高 達7億元,足夠院校7年的運作需要,這明顯已超越孫明揚所謂「足夠」的水平。對於政府早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為專上教育機構提供開辦課程的貸款再增加20 億至90億元,我強調政府絕對不能闊佬懶理,助長非牟利院校借公帑謀取暴利。因此,我會鍥而不捨,揭露不道德的斂財行為,甚至拒絕支持院校的撥款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