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光誠事件看維穩政策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劉尹渭

 4月27日,一名中國律師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他完全失明,深夜逃離被嚴密監控多年的家,經過二十多小時的逃亡終於與維權人士連繫上,到達北京。 他是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陳光誠的逃亡歷程當然令不少人嘖嘖稱奇,但更令全世界驚訝的,是山東政府對這個盲人的恐懼:不單把他一家軟禁多年,更長年有國保 在屋外監視,有流氓在村口駐守,毆打及驅趕所有探訪陳光誠的人,所有人都不能接近他們一家半步。到底山東政府為甚麼要如此打壓一個盲人律師?

山東臨沂政府為求成功推高當地計劃生育的成效,Ç氻O推行計劃生育運動,強制當地婦女結紮及墮胎,並毆打村民,以及濫辦 學習班及收學習費。身為當地人的陳光誠,於2005年開始向村民收集資料進行調查,以法律渠道維護受害者的利益,並向媒體揭露臨沂政府的惡行。自此,陳光 誠一家開始受到監視,其後陳光誠更被毆打及綁架。臨沂政府於2006年以故意破壞財產和聚眾擾亂交通罪將他判監,陳光誠出獄後,卻沒有真正得到自由,陳光 誠及其家人就一直被非法軟禁至上月逃離。陳光誠在逃出後錄製的影片中指出,臨沂東師古村政府於2011年花了6000萬元的維穩經費監控他。

陳光誠事件揭示了地方官員為謀政績或隱瞞貪腐,不惜侵害人民的權利,甚至罔顧人民的生命。在中國大陸,不少人透過法律、媒體及上訪等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 揭露地方政府的腐敗。地方政府為阻止人民揭露其醜行,以維穩政策為工具,用上龐大的經費打壓上訪者及律師等維權人士。去年,中國的公共安全領域費用(即維 穩費用,但中國政府不予承認)竟達5000多億人民幣,甚至比國防費用還要高!地方政府打著維穩旗號,大灑金錢在維穩政策之上:監控愈嚴,國保雇得愈多, 異議聲音愈少,亦即社會愈「和諧」。

維穩,是中央政府為達致「和諧社會」的主要手段。2006年中共中央政府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為執政方針,並視 之為「第一責任」。地方政府藉此把欺壓人民的手段合理化:儘管政府如何貪污腐敗,當維權人士爭取權益時,政府沒有正面回應民眾的要求,而是把他們當成引起 社會矛盾的滋事份子,以各種粗暴的手段阻止他們維護自己或別人的權益。而當維權律師以司法途徑為各地百姓伸張正義,幫助他們爭取合理權益,在地方政府眼 中,卻成了「滋事份子」。

陳光誠事件不是單一例子,近年在內地出現的維權律師群體,正持續受到嚴厲的打壓,他們因為處理維權個案而被恐嚇、毆打、吊銷律師証,甚至被無理起訴入獄。可見在「和諧社會」的國策下,維穩政策往往壓倒法治和人權,成為政府欺壓人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