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也在盼望

馮潤儀

  今早又被怪聲吵醒了!不知怎的,這種聲音總是在天剛亮的時候發出,總是把我從甜夢中叫醒。我口中不是有一片雞肉嗎?為何睜開眼卻不見了?

媽媽用手把怪聲滅去。然後,她會在床上蠕動,而我則拍打床邊,要她抱我上床。她起床後,這張床便是我和爸爸的了;我相信她可能太不 想起床,通常要我拍打幾十下及發出扮咳的聲音,她才會抱起我。她總先把我抱緊在懷中,錫我的頭,摸我的身和肚,直至我發出「咕咕」聲表達不滿,她才把我放回床上。

其實,媽媽是否明白,又或是被我長不大的身軀所蒙蔽?我已經九歲,是人類的六十多歲呢!她為何還把我當作是小狗般摸摸錫錫?

她騷擾我一輪後,便會輕聲地走出廳。在廳的家姐對我說,媽媽跟著會進洗手間,「砰砰??」一陣子便出門。家姐、妹妹和姨甥女會送她,原來媽媽也是會錫和摸她們的。真不知她們是否享受。

爸爸出門前會開冷氣。媽媽曾說我們「身穿皮草」,若不開冷氣會把我們熱死。爸爸走後,便剩下我們四隻了。妹妹和姨甥女總霸佔超舒適 的梳化,家姐則怕冷,躲進我們的房間。而我,則躺在廳中,看看藍天白雲。然後,睡嚇,飲嚇,食嚇,呵嚇,天便開始黑了。通常天黑了很久,爸媽還沒回家。

如果我懂說人話,我很想媽媽知道,雖然我不喜歡她對我又抱又錫又摸,但我很想她多點在家,陪我玩玩拋毛公仔。我們不知有多久沒一起外出了,困得我快瘋了。記得去年開了冷氣一段日子後,媽媽有時會連續幾天在家,希望那時能有機會出外走走,真的很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