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窗前

韓連山

  我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風景。黑壓壓的天空,吃掉所有的色彩,專橫和無情。灰濛濛的雲,一大片一大片的慢慢移動,埋怨著乏力的風,為啥不加把勁,吹走鬱悶。
你說撇撇脫脫,該走的時候便要走。

我望著天邊一角的泛白,依然迷失在那深不可測的漆黑。

你說人間齷齪,抱風雲者幾人?

我說王勃也被你引用,給你一個「讚」!

你呀就這樣的顧左右而言他……

遠處閃起耀眼電光,緊隨著的是雷聲隆隆,打破沉悶的靜寂。小黑和小白趕緊往床下鑽。

雨嘩啦嘩啦的打下來。窗外景象模糊、扭曲,幾株纖弱的洋紫荊,在雨中迷迷濛濛,晃晃盪盪的似站不住腳。

一下雨,我總想起你哼著《Butch Cassidy & the Sundance Kid》內那首“ 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叫我甭理那喧囂和渾沌。我和唱著“And I said I didn’t like the way he got things done. Sleepin’ on the job……”

雨沒有停的意圖,山在雨中默默無言,也不與雷神齬齟。閃閃白光,照得群山巍峨如舊。

我問怎樣走出這畫面,也無風雨也無晴?

你說一飛就走,頭也不回。

我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風景。天仍灰雲仍厚雨仍在嘩啦嘩啦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