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新任政府 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

會長 馮偉華

  特首選舉期間,教協會力爭各候選人將重大的教育議程納入政綱,其中三大教育策分別是: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和增加大學資助學額。3位候選人皆表 示認同,現在特首選舉已經落幕,儘管梁振英不是教協選委支持的候選人,但他既上任在即,我們便有責任監督政綱的落實情況,包括與新任特首商討政策落實的時 間表及具體安排。

梁振英在其政綱小冊子裡,有關幼兒教育的主張如下:

  • 推行免費幼兒教育。在教育統籌委員會屬下成立工作小組與幼兒教育界的持份者,包括辦學團體、校長、教師和家長,共同研究具體實施辦法,考慮直接資助非牟利幼兒園和幼稚園的教師薪酬。
  • 增加對全日制幼兒園和幼稚園的資助,逐步增加全日幼兒教育的學額,優先協助缺乏支援的全職和弱勢家庭。
  • 教育局與幼兒教育界成立常設的諮議平台,制訂優質幼兒教育的發展計劃。首要任務是建立幼師的專業發展階梯和薪酬制度,逐步提高幼師的學歷,推動在職幼師持續發展和同濟間專業合作。
  • 為少數族裔幼兒提供中文學習支援。


大家都很關注,梁振英參選時承諾的15年免費教育,在真正落實時會不會「走樣」或「縮水」,更要慎防魔鬼在細節裡。事實上,梁振英的政綱,有關15年免費 教育的部分(見左表),存在不少灰色地帶,到底15年免費教育可考慮哪些資助模式?新制度能擺脫學券制市場主導的流弊嗎?還是只是學券制的舊酒新瓶?在教 統會成立小組研究實施方法,究竟研究需時多久?有沒有落實時間表?種種問題,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幼教界的擔心,不是杞人憂天。有深入研究幼教政策的學者曾與教育局官員會面,對方明言「擔心實行15年免費教育後,將來難向幼教界殺校,影響 質素。」反映現屆政府雖再無藉口反對15年免費教育,但卻無意作出全面承擔,因而不斷以研究技術細節藉以拖延,例如校舍和派位困難等;因此,新任政府能否 訂出盡快過渡的時間表將是關鍵,我們認同諮詢及與持份者充分溝通是需要的,但卻不是拖延政策的借口。

梁振英的幼兒教育政綱,還在幾點值得注意:

設立幼師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

政綱表明,在研究免費幼兒教育的具體實施辦法時,「考慮」直接資助幼師薪酬;換言之,直接資助幼師薪酬,不一定會與資助幼兒教育掛鉤。 但是,幼師薪級制度與直接資助幼師薪酬,對提昇幼教質素同樣重要,缺一不成。因為,近萬幼師將有97%取得文憑,但8%卻連QKT起薪點也沒有,這就是剝 削,是取消幼師薪級表的遺禍,而透過剝削幼師去改善教育,是不公義的;不過,只訂立薪級制度,但不予薪酬資助的話,幼稚園根本負擔不得起幼師提昇資歷的增 薪,這樣的薪級制度,只會是空中樓閣,可望不可即。因此,設立幼師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兩者皆應成為新政府的首要任務,以提昇幼師士氣,吸納幼教人才,而唯有在這基礎上建立的專業發展階梯,才有真正意義

全日制:1.7倍加權資助

當局制訂免費教育的資助水平時,須要顧及全日制服務的需要,按經營成本計算,全日制應獲相等於半日制1.7倍的加權資助,才能追上開支水平,可是政綱並未提及以加權模式資助全日制幼稚園。幼教界不支持維持現有全日制資助模式,家長只能透過申請全日制學費減免,證明是經濟能力不足的家庭,才有機會得到全額學費資助,而是希望凡入讀全日制幼稚園的兒童,皆可獲得加權資助,以抵銷全日制的基本學費。

教統會工作小組研究細節

我們同意設立諮議平台,共同制訂全面資助幼教的政策。但我們須汲取教訓,政綱提出在教統會成立的工作小組,與之前學券制檢討方法如出一轍。當年,教統會 工作小組進行為時長達一年的學券檢討,但透明度不足,雖有進行諮詢,但檢討結果並不令業界滿意,尤其是令同工怨聲沸騰的學券制度,工作小組在報告首項建議 便指出,「工作小組認為學券計劃是資助學前教育的適當機制」,完全無視市場主導對幼兒教育帶來的禍害。我們希望新成立的小組,不是聊備一格,不是拖延時間,而是廣納民意,並讓不同持份者加入小組,對政策發揮真正的影響力

為少數族裔幼兒提供中文學習支援

梁振英經過諮詢後,在政綱加入為少數族裔幼兒加強學習支援,我們表示認同,希望新任政府認真處理,例如增撥資源,讓有收錄少數族裔學童的幼稚園,可聘一名少數族裔教學助理,除了可協助學童打好中文基礎和融入社會外,也有助紓緩前線幼師教顧少數族裔幼兒的壓力。

紓緩幼師壓力 改善教學條件

推動15年免費教育,幼教界希望政府可加強投入資源,並同步解決一些幼教長期存在的問題,例如紓緩幼師工作壓力、改善幼稚園的硬件設施等。梁振英的中小學政綱,特別指出要減輕教師工作壓力,但事實上,幼稚園校長及教師的工作量和壓力也不能輕視,尤其是引入學券和質素保證機制後,幼師行政工作量大增,而人手編制又不容許幼師有空堂備課,有的連午飯時間也沒有,幼師身心耗竭嚴重;因此,幼教界極希望能改善教學條件,包括改善師生及班師比例,增加行政文書人員,為幼師提供空堂備課,並設立幼師進修基金等。

幼兒教育千瘡百孔,我們明白要理順各項複雜的問題,不能一蹴而就,也要先後有序,但新任政府須釋出誠意和決心,為幼教的健康發展,訂定各項政 策改善的時間表,並提供適切的資源配套,讓幼教同工可藉15年免費教育的推行,同步提昇幼教質素,而不再是無了期的等待,一場歡喜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