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履行政治任務的國民教育科

 新修訂的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突然在曾蔭權夕陽看守政府下台前、梁振英「又紅又專」政府上場前提出來,儘管公眾嘩然,仍然堅持要在中小學推行,目的明顯不過,就是要在教育制度打開缺口,履行中央給特區政府的政治任務。

為甚麼說是政治任務呢?首先,課程提出的方法是由上而下的。曾蔭權突然在施政報告提出來,教育局用數月超短時間配合,寫成課程指引,教師、校長以至學校議會大都沒有參與討論過程,聽說修訂後的課程指引,部分教材是直屬國家教育部的北京師範大學撰寫。

其次,推出國民教育科的歷史和用心,是將現行的公民教育收窄為以國家作為主體、作為重心的教育,淡化人民價值。

還有,綱要上沒有觸及市民、教師及學生關心的重大議題,例如一黨專政、六四事件,以及由此引發的維權問題等,這些政治議題,教育局不敢說不可以教,但怎 也不肯寫在課程綱要內,不肯提出官方教案或民間建議,對政治最敏感及國內最忌諱的內容,全部不肯及不敢寫進去。

敏感和忌諱均不可逾越

當課程指引第一稿提出後,社會反對聲音強大,中聯辦的郝鐵川曾赤裸裸地說國民教育就是洗腦教育。新修訂的指引雖修改部分引起反對的字眼,但內容「換湯不 換藥」,在可批評面上只引食物安全問題為例子及原因,討論內地監管及執法情況。可是,食物安全在國內較敢言的報章也時有報導,證明課程的底線仍是中國政府 可接受的範圍,其他敏感和忌諱均不可逾越。
當然,有人會說,綱要不能將全部東西都寫進去,但問題是,對於六四這類重大的歷史事件,不寫進課程綱要就是迴避忌諱議題,就是要迎合討好中央。其實,香港 人不是反對具普世價值的國民教育,我們要求的是全面而真實地認識中國,因為我們也愛國。不過,我們恐懼的是,政府偏執的國民教育將慢慢收窄為傳遞國情的教 育,由上而下的單方面思想灌輸。

將燙手山芋推給學校

另外,教育局未有回應為何必須將國民教育獨立成科,而課程與通識和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內容重疊,以及學界工作量超負荷等問題。我們質疑教育局只是以53萬元津貼作為餌誘學校推行課程,無視課時不足,工作量超重的教學環境。現在,教育局將這個燙手山芋推給學校,以學校專業自主教學為理由,將矛盾轉移到學校,這是不負責任的。因此,我們堅持要求當局撤回課程文件,擱置推行。

諷刺的是,當我們看到緬甸政府也可為昂山素姬翻案,讓她成為國會下院議員,但同樣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以及無數內地維權民運人士,卻因為六四而仍然身繫牢獄,我自己23年來也因為六四事件而不能返回內地。為何兩個國家的處理態度這麼不相同?我深信,終有一天,六四必定平反,六四事件,也定必寫進課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