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梁德賢

  這十多年來,教育界要申請基金資助,也要向家長推銷課程,於是知識往往成為廉價包裝;專業變成口號,連教師和學生最平常的交往,也要賦予許多理由和意義,還要有強大的理論作後盾。

  於是,一個普通和學生逛街的活動,便要作這樣的報道:

  「本科今年舉辦了兩次舊區參觀活動,分別為油麻地和深水?,以配合高中一個以『社區為本藝術教育』單元。活動鼓勵學生透過漫步,發掘本土的建築物和民生特色,並探索人與社區的互動情況。

  活動中,學生不單認識該區歷史,例如唐樓、天后廟、醫局和大押等建築物,也學會觀察當地居民、露宿者、吸毒者和性工作者在艱難生活中的智慧。
根據德國哲學家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說,這種在都市中自由漫步,懷住異鄉人的好奇,以旁觀心、反叛的心態,在大街小巷街頭拍攝者,可稱為『都市漫遊者』(fl?neur)。

  回來後,學生以攝影、Fotomo、水墨畫,拼貼等不同形式和媒介創作,發展出一系列作品,作品不乏對建制的討伐;對低下階層人民的同情與關懷。」

  活動完結後一定要講反思,問起老師和學生最深印象的,竟不約而同是美都餐室的紅豆冰和公和豆品的豆腐花,畢竟味覺的記憶是最長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