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被除牌 教協十問教育局
—— 誤導公眾、羅織罪名、政治謀殺?

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被指控「有計劃地宣揚港獨訊息」,遭教育局以「嚴重專業失德」為由取消教師註冊,終身不得踏足校園。校長及副校長因被教育局認為監管不力收到譴責信,使用教材的同科教師亦遭書面警告。

早於去年3月,該教師為小五和小六「生活教育科」製作教案和工作紙,探討言論自由的課題,安排學生觀看港台《鏗鏘集》節目〈觸不到的紅線〉,然後在工作紙上回答有人提出港獨的原因、甚麼是言論自由等問題。半年後(9月),建制報章刊登工作紙並抹黑教師「播獨」,教育局繼而收到匿名「家長」投訴,並派員到校向師生了解事件,今年3月再要求校董會提交調查報告。校董會內部調查認為教師並無散播港獨,惟當局最終推翻學校的專業判斷,直接對教師處以「極刑」。

教育局在10月6日的記者會上,將涉事教師描繪成十惡不赦的害群之馬。教協一直跟進有關個案,深入了解情況,認為當局理據極為荒謬,程序亦黑箱作業,將全力協助教師上訴。教協綜合各項疑點和謬誤,向教育局提出「十問」。

一問:投訴目的是甚麼?

相關課堂只有兩堂,並在2019年3月完成,一直也沒收到任何查詢或投訴。直到6個月後即2019年9月才只收到一位匿名的、自稱家長的投訴,但接受課堂的六年級學生已經畢業,教育局接到這樣的投訴,為甚麼不感到奇怪:這家長的投訴是否合理?是真的關心子女,還是政治目的作出投訴?

二問:為何只憑教案判斷教學動機?

老師只負責編寫教案,沒有親自授課;教育界人士都清楚知道教案是老師的課堂規劃參考,讓老師得知教學背景,課堂上不會照讀教案內容。教育局根本沒有實地觀課,只憑教案上的文字作判斷,這是專業的調查嗎?

三問:教其他「艱深議題」教育局卻沒認為不適合?

教育局說老師錯誤高估學生的理解能力,但這所私小的學生程度似乎相對較高,生活教育科教材中,包括有學習「認識伊斯蘭國及北韓」, 教育局卻沒認為不適合,這是否雙重標準?

四問:是否刻意隱瞞事實?

教育局曾突擊到學校了解(當時沒有說是調查),也查問了由官員抽樣出來的學生,學生都說課堂的目的一如老師所指的是「言論自由」,老師不是說「港獨」,學生也表示不支持「港獨」,這些資料為甚麼教育局從來沒有向公眾提出過?

五問:是否符合程序公義?

在10月6日的記者會,教育局提出的一些「罪名」,有關老師是第一次聽聞,包括教育局不滿教案上的時間分布和「要求學生舉手表態」等等。但為甚麼這些具體指控不在之前給老師的書信中提出,讓老師可以作出解說及申辯?

六問: 將個別例子當作教學重點,是否錯誤判斷?

記者會上官員指控教案顯示課堂用50分鐘詳述香港民族黨的宗旨,用35分鐘談論藏獨、台獨等分裂國土的議題,教育局有沒有了解這些時間分配是否真實地在課堂出現?教育局將例子當作教學重點,是否錯誤判斷?還是插贓嫁禍?

七問:只有一次課堂,如何「有計劃散播港獨」?

官員指老師「有計劃散播港獨」,但只涉及兩小時的課堂,當中半小時是影片播放,且是香港電台鏗鏘集的完整影片,學生觀看後還要書寫工作紙。在有限的時間及一次的課堂,如何「有計劃散播港獨」?

八問:是否刻意誤導公眾?

官員指學生無表達個人意見空間,只能記住影片內容書寫,教師是將有關思想及概念強加於學生,但課堂上播放的影片,訪問的嘉賓也有正反立場,例如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說:「言論自由從來都唔伸展到危害國家安全」。為甚麼教育局在記者會沒有向公眾提及教師的教學內容,也包含這些反對港獨的觀點?

九問:是否濫用公權力?

教育局說曾給老師兩次書面答辯,但老師要求口頭解釋,起碼可以清楚表達對指控的回應,教育局有何理據拒絕面見?未有面見便立即判以極刑,這不是濫用公權力嗎?

十問:還是否重視教師的基本人權?

事件發生之後,有人罔顧保障個人私隱的法律權利,要求辦學團體、學校、家長等,公開有關老師資料。但教育局對此恫嚇教育界,不吭一聲,請問教育局究竟還會否保護教師的基本人權?

如果教育局未能充分回應以上任何一點,即對相關老師施以極刑,就是失職誣衊,就是持權恐嚇,教協必追究到底。力爭,教育局沒有一個合理理由要處以極刑。」

請捐款支持受影響教師

【教協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捐款方法:
戶口名稱: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戶口號碼:788-006021-001(恆生銀行)  轉數快ID:9042557

捐款可以幫助

(一)失去教席的教師生活費
(二)被投訴教師諮詢法律意見費用
(三)法律訴訟費用
> 基金詳情

向被DQ的教師打氣

教協會把句子直接轉交到教師手中,
> 請填表格

教育界正面對艱難時刻,教協呼籲所有教育工作者,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關心和支持身邊受影響的教師和校長。

查詢:歡迎聯絡教協權益及投訴部
(電話:2780 7337 / WhatsApp:9763 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