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教育局對被釘牌老師的誣蔑
團結一致全力上訴維護老師尊嚴

新聞稿  2020年10月11日

教育局在2020年10月5日晚上通過傳媒發佈取消一位小學老師(相關老師)的註冊,並在翌日召開記者會向公眾解釋。這是香港首次出現教師因教學理由而被除牌的個案,被除牌者不僅即時失去工作,而且是永遠喪失執教的機會,甚至被禁止踏足任何校園!這是非常極端的懲罰方式,是教育界的「極刑」,只適合用於對犯事極其嚴重、對孩子有極其嚴重威脅的重犯身上。今次教育局使用「極刑」,卻又無法提出有說服力的論據,不少市民對判決感到憤怒,教育工作者更擔憂動輒得咎,政府的決定,實際上是一次旨在殺雞儆猴的政治操作。

過去三個月,教協一直協助相關老師,對來龍去脈有一定了解。我們對教育局在記者會的解釋甚為詫異,因此在過去幾天進一步搜集資料,確認教育局的說法嚴重誤導市民,對相關老師和學校都是一種誣蔑,我們認為必須講事實,正視聽,為老師和學校討回公道。

(一)事件概要

九龍塘宣道小學(宣小)是一所私立小學,學校因應其教育宗旨,多年前開設「生活教育」的校本學科,是關於學生成長、德育、公民教育等各方面的內容。隨著學生長大,高年級也有一些涉及社會時事的課題。這一科沒有考試和家課,每個循環周佔兩個相連教節,即一個小時。每個題目通常在兩個循環周完成,即共有兩個小時(120分鐘)。這一科的全部教材都由老師分工自行設計,多年以來,多數課堂逐步形成一種「影片 — 討論 — 工作紙」的流程(播放影片和討論往往多過一次),老師通常藉由影片帶起話題及提供教學內容,引發學生討論後在課堂時間內完成工作紙。老師的批改一般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分數。

引發相關老師被取消註冊的是該校小五及小六「生活教育科」內「言論自由」的課節,在2019年3月施教,利用當時民族黨被取締時帶來的爭議,帶出言論自由會否受到影響。相關老師過去曾教授這一科,但在該學年並沒有任教,按學校邀請負責設計這課節。老師如常地挑選影片,撰寫教案,製作工作紙,供其他老師施教。施教之後,校方並無接獲任何查詢及投訴,一切正常;學期終結時學生對這一科的評價,也十分正面。

半年之後,即2019年9月,教育局收到一位自稱家長的匿名投訴,派員到學校了解情況,接觸老師和學生,並取得一大批資料。直到2020年3月,教育局要求校方進行調查,校方在4月提交報告。6月,教育局致函六位老師(包括校長)要求解釋。7月,教育局收到老師解釋後再次致函相關老師,表示打算取消其教師資格,老師可作最後辯解。相關老師隨即尋求教協及律師協助,向教育局提交詳細的辯解。九月下旬,教育局致函相關老師,取消其註冊,老師即時停止教職,並根據《教育條例》的規定,不僅不能再執教,甚至不能再次踏足全港任何一個校園,這無疑是最嚴苛的懲罰。

(二)程序的不公義

教育局記者會後,教協經過詳細的了解,認為教育局這個判決,無論在程序上或實質上,都沒經過嚴緊的調查,極不專業,必須駁斥。

  • 教育局的整個程序都是「黑箱作業」,沒有公開文件闡述其取消註冊的流程、人員和準則,完全缺乏透明度。
  • 整個取消專業註冊的程序由行政官員包辦把持,由可以沒有教師專業註冊的常任秘書長作決,一個專業註冊的教師便被決定命運,非常荒謬。
  • 學校已經進行了詳細調查,並把調查報告提交給教育局,清楚解說學校沒有刻意灌輸任何港獨思想的意圖,教育局沒有解釋不接納學校報告的原因。
  • 各個專業行業都有聆訊這個程序,讓控辯雙方有機會當面陳述,連教育局設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也設有這個制度,唯獨教育局沒有,是制度上的嚴重缺陷。

(三)實質的不公義

今次教育局所判的屬教育界的「極刑」,足以完全摧毀一位老師的前程,令其永不翻身,而且蒙受巨大的污點;如果另有家長身分,更無法參與在校內舉行的任何會見老師、親子活動和參與子女的表演和活動。如此嚴重的懲罰,涉事的老師必須是犯了大罪,並且證據確鑿,毫無疑點,方能算是符合比例的懲罰。然而,教育局所舉出的「罪證」極其薄弱,而且不少帶有誤導的成份。

1. 請問老師有何動機?有何預謀?

首先,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在記者會中指出相關老師的罪名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的信息,亦有不少偏歪和扭曲的內容,對學生構成嚴重的影響和損害,嚴重違反教師專業操守。」又說:「在這個個案中,有關教師雖然沒有干犯罪行,但由於案情非常嚴重,直接影響和損害學生,我們根據《教育條例》取消其註冊。」

可是:

  • 所謂「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一般人會理解為有目的、有預謀、有步驟地,務求把港獨訊息灌輸給學生,因此有關人士應該是有強烈動機,會用盡方法(例如一再重複),利用所有機會(例如利用上其他科目的時候)去做這一件事。
  • 然而,讓我們看看教育局副秘書長陳蕭淑芬的解釋:「這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的訊息,因為教案、教材和工作紙是需要花心思設計的。在過程中,教師需要考慮教學目標,因應學生的需要,為教學的重點搜集資料、準備教材同設計教學策略,以及設計工作紙幫助學生鞏固學習。」原來所謂「有計劃地」,只是教案、教材和工作紙「需要花心思設計」而已。
  • 然則教育局是否已經掌握相關老師有動機、有預謀、有步驟地務求把港獨訊息灌輸給學生的事實呢?動機是什麼?預謀在哪裡?一位有動機、有預謀的老師,為何在其整個教學生涯之中,教育局只能在其設計某單一個課題的時候找到所謂「散播港獨」的因素?而在這單一個課案之中,相關老師只是被動地獲邀,而且負責教材的設計,連教學也沒有份!

2. 所謂「85分鐘」集中講述民族黨和港獨問題

這節課的主題是「言論自由」,但教育局硬說真正的主題是「港獨」,其依據並非上課的實際情況,而是相關老師編寫的「教案」(教學計劃,lesson plan)。陳蕭淑芬在記者會指出:「教案顯示,教師會用50分鐘的時間,有計劃地由社團條例帶出香港民族黨,然後詳細介紹這個黨的宗旨及政綱,接著是討論港獨的課題。……在教案的總結部分,亦預留了35分鐘時間繼續談香港民族黨,亦且觸及到藏獨、疆獨……等。」如果120分鐘的課堂真的用了85分鐘講授民族黨和港獨,其所佔的時間或許不符比例。但事實並非如此。

實情是,這並不是一份要交給教育局或教育學院的正式教案,它只是一份供同事參考的教案,只需要同事間明白、用得著就可以。因此它雖然名為「教案」,卻沒有詳細列出主要教學活動(影片和工作紙)的內容,因為同事們都知道主要的教學內容包含在影片和工作紙裡,無須在「教案」裡重複一遍,但影片內容往往才是主要的教學內容。例如長達二十多分鐘的香港電台鏗鏘集《觸不到的紅線》,在討論民族黨的時候,引述正反雙方意見,包括李家超、劉國勳、湯家驊的評論,絕非一面倒。而且,相關校老師在準備該科教案時,往往會準備較多的教材和資料,供其他同事選擇使用。因此教育局把該「教案」看成為完整、規範的教案,計算某些內容所佔的時間比例,如果不是錯誤評估,便是刻意誤導!

綜合我們從該校師生多個渠道搜集得來的資料,全部任教老師都參照教案和教材施教,但都按學生需要作了適當的調整,各班做法不盡相同。實際課堂大致包含以下元素:

  • 講述言論自由,簡介《世界人權宣言》和《基本法》的相關規定;
  • 播放二十多分鐘的《觸不到的紅線》,影片內容有提及民族黨的主張和被取締,對言論自由的影響,及各界人士的評論(也有班級沒有播放這條片);
  • 簡單介紹用以取締民族黨的社團條例並討論民族黨提出港獨主張的原因;
  • 總結言論自由的重要性(在各個環節中,也有老師播放其他短片,同時還須預留時間填寫工作紙)

由此可見,教案雖然確實有介紹民族黨等等,在實際操作中肯定不是教育局所指的用了85分鐘!那是極其誇張、昩於事實的說法,是對教案的誤讀,也是對教案設計者的刻意抹黑。

3. 所謂將港獨思想強加於學生的問題

陳蕭淑芬指出:「工作紙其中一條問題:『根據影片內容,提出香港獨立的原因是甚麼?』好明顯,學生沒有表達個人意見的空間,他們只能夠記住影片的內容,或看著影片,將內容印入腦海之中,然後寫出來。實際上,就是教師將有關的思想及概念強加於學生。」

但實際的情況完全相反,這一科是重視開放討論的學科,所有任教老師在各自的班級都就在這個環節開展了討論,學生可以自由發表意見。舉例說,有人提出港獨的原因,包括中國內地旅客的不文明行為,有同學表示也曾見過,也有同學說只是部分內地旅客如此,也有同學說也有些香港人同樣沒有禮貌,不認同這是支持港獨的理由。事實說明,教師是專業持平的,並沒有把某種思想及概念強加於學生身上。

副秘書長又說:「教案顯示,在播放關於民族黨政綱的時候,如果同學贊成這政綱的,可以請學生舉手示意,這是教師要求學生在課堂上作政治表態。」然而,相關老師早已向教育局解釋,小學生喜歡有參與,這個舉手只是一種慣常的課堂參與和反應而已,只是一個小玩意,不會紀錄,更不應神經過敏地視為政治表態。而實際上,各任教老師都沒有請學生舉手,而是更進一步地讓學生開展上述的討論。

教育局力指老師「有計劃地」傳播港獨思想,但事實上,綜合各方面資料,這幾班學生在討論時沒有人表示支持港獨。教育局派員在2019年9月到過學校,曾抽問五位不同班級的同學,五位都向教育局官員表示香港不可能獨立,教育局一直迴避這個事實。

(四)總結與訴求

  • 教協認為教育局對相關老師「有計劃地傳播港獨」的指控完全不成立;其他老師在施教過程也是以「言論自由」為目的,嚴守教師專業,讓學生自由表達意見;相關學生也沒有受到教育局所指稱的受到嚴重影響。教協對教育局的粗疏和誤導,提出嚴重譴責。
  • 整個調查過程,教育局黑箱作業,一手包辦,更缺乏當面辯解的機會,是不中立和不專業的判罪。
  • 教育局單單以一位老師的某一節課的教案設計,便判定這位老師是「罪大惡極」,要摧毀其專業生命,是荒謬的。
  • 教育局相關官員竟然無法正確判斷一個教案的實際用途和局限,顯示其欠缺應有的專業水平。
  •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指相關老師之所以要嚴懲的原因之一,乃是「對學生構成嚴重的影響和損害」,但我們看不到對有關學生有任何實質上嚴重的影響和損害,教育局得出這個結論有何實質證據?
  • 教育局因其調查之粗疏,令宣小及其老師團隊無辜地蒙上「有計劃地傳播港獨」的罪名,又令一位深受愛戴的老師含冤受屈,除非上訴成功,否則永遠喪失執教的機會,甚至被禁止踏足任何校園,教育局相關官員應嚴肅地負起責任。
  • 我們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註冊的決定,連帶宣小的前任校長和老師的譴責和警告信也應一併撤回。
  • 我們也要求追究相關官員的責任,教育局局長、常任秘書長及出席記者會的副秘書長應向宣小及其教師團隊道歉。
  • 教協將會繼續努力,通過訴訟及緊急支援基金,全力支持老師上訴,並為老師提供緊急生活援助。教協也呼籲教師同工以及廣大市民,繼續以不同方式聲援和支持老師,為老師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