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領導層要捍衛學術自由

香港家書(香港電台2012年3月10日播出)

陸鴻基教授:

 您好嗎?屈指一算,你到加拿大執教已經有五年了。聽說你下月要返港小住並進行學術研究,到時可以請你喝杯暖茶,吃吃點心,談談生活,也談談教育嗎?

5年前,即2007年,對你和我都是人生的轉捩點。我離開教育學院轉到中學做校長,你也因任期屆滿離開教育學院副校長的崗位。在這一年,還爆出了和你我有關的「教院風波」,在漫長的聆訊之後,有官員因為不適當地干預學術自由而黯然下台。

想不到5年後的今日,香港學術界又再一次擔心學術自由受到威脅,20個團體、633位學者在報章上刊登全版聯署廣告: 「捍衛學術自由」。在我記憶之中,這樣的聯合行動在學術界是非常罕有的,學者通常都很獨立,社會性的聯署行動通常只有幾十位、頂多是一二百位較為關心社會 事務參加。但這一次很特別,參加者之中很多都是極其溫和的學者。他們挺身而出,說明了學術自由被威脅的程度,已經到了不能不正視的程度。

5年前的「教院風波」之中,我非常感謝您和莫禮時校長。當時教育局的官員多次要求你們把我和另外幾位教師解僱,但你們拒絕了,而且繼續支持我們的工作。你 們甚至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我,讓我繼續呼吸自由的空氣,在沒有恐懼之中繼續公開發表我對教育改革和小班教學的意見,創辦教院的小班教學中心。公開發表評 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知識分子應有的本份;何況,香港是崇尚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意見。意想不到的是,個別官員聽了我們的意見不高興,竟然 一再要求解僱教師,嚴重干預了院校的學術自由。

回顧這一段歷史,我非常慶幸我生於現代的香港。我讀過歷史,知道學術自由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發明望遠鏡的十七世紀科學家 伽利略,就是因為反對教廷的「地心說」,主張地球環繞太陽旋轉,因而被送到異端裁判所,在軟禁中鬱鬱而死。而我則比伽利略幸運得多,當事件曝光之後,我得 到的是輿論的關注和公平的聆訊。我知道香港社會重視學術自由的核心價值,面對政府高層官員,我並非孤獨無助的蟻民,而是有制度保障的現代公民。我可以生活 得很安然。

5年後的今天,情況出現了一點變化。被批評和攻擊的是香港大學的鍾庭耀、香港科技大學的成名、香港中文大學的蔡子強等,而作出批評和攻擊的不是港府官員, 而是中聯辦官員和數百篇親中輿論,官員似乎要指導學者如何做研究,而部分報章評論更是非常難看,不僅內容不盡不實,更肆意形容這些學者為「惡犬」、「戴著 學者銜頭的長毛」、「反中亂港」,可謂已到達無理取鬧的程度。他們雖然沒有實際的行政權力,但擁有很大的政治影響力,因此大家擔心港府官員和各大學領導人 或會經不起他們的壓力之下,不能堅守學術自由的底線。其實,學術界並不是不能批評的,健康的學術界本身就應該充滿爭論,不同的門派和意見都可以並存,這樣 的學術界才有活力。只要不是含血噴人,以權力壓人,而是彼此公平相待,以理服人,又有何不可呢?

這一次,我本來也很擔心,因為社會輿論關注不多,也不會有聆訊之類的法律制度保障,到底有甚麼可以保障這幾位學者不至變 成孤獨無助的蟻民呢?值得慶幸的是,這一次,學術界團結起來,為「捍衛學術自由」,喊出了強烈的呼聲。這顯示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危機之後,大專界對學術自 由已經有一種普遍的自覺的珍惜,學術自由已經是生了根的核心價值,這無疑是香港學術發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學術自由是受《基本法》第34條及第137條保障的香港居民基本權利,無論港府官員或中央在港的官員、大學領導層或是學者,都有責任共同維護學術自由的完整和不受侵犯。

陸教授,感謝您在5年前堅守崗位,堅守原則,為我們保存一塊學術自由的園地不受侵害。我也希望今天香港各大專院校的校長、副校長們堅定地維護學術自由,讓學術研究獨立於權力之外,一日比一日蓬勃發展!期待與您見面。祝
身體健康,生活快樂!

葉建源
2012年3月10日

(作者為前教育學院講師,現職教協會總幹事)

收聽全文廣播:
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hkletter&d=2012-03-10&p=1085&e=171505&m=epis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