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人子弟的幫兇—一位現職專業教育學院講師的我思我見

本人乃專業教育學院的現職講師,入職5年。在加入學院前,本人於任教科目之相關行業服務超過20年,位至管理層。過去5年的所見所聞,實在讓我嘖嘖稱奇,甚或令人髮指。作為納稅人、前線教育人員,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實不能坐視。

我的前任部門主管曾在會議說:做我們這行最要緊的是把心掏出來,為了學生;但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他們合格。我的現任主管也不只一次這樣說:我們取錄了他們(學生),就是要幫助他們合格。我們工作的優先,就為確保學生合格!

我們部門內有不成文規定,合格率必須在百分之七十五或以上,曾經不只一次,主管級人員出面勸說前線同工修改分數,務使合 格率達標;更甚者會安排其他同事重改考卷至合格率達標。為使學生合格,我們更會安排形形色色的習班明示或暗示考題內容,同學作弊是違反校規,老師作弊是做 好本份;不然再來補考!此等心態在無政府資助的課程更甚。

合格率是主管被考核的重要指標,如不達標,他們會使用行政手段向前線人員施壓。可悲可憐!我們做的不是教育,是奉承上級意旨的高級知識份子。我們已淪為不擇手段使學生合格和誤人子弟的幫兇。我們同流合污有辱斯文。

收生水平每況愈下

我們對外宣稱課程以英語授課,公文上也列明以英語授課。但實際上是辦不到,同學的語文程度每況愈下,皆因取錄要求每況愈下。部門收生時,如以毅進或基礎 文憑報名,其語文則等同會考合格,如以會考成績報名,則可選讀一年基礎文憑即可。當然他們一定合格。簡單說就是學費,有錢繳學費就不用擔心。

我所任教的高級文憑課程第三年級(畢業班),一般學生的英語程度簡直讓人咋舌,慘不忍睹。上課時講師淪為「快譯通」,部分同學連試題也看不懂,亦可取得合格,試問有多少同學在此制度下還會積極進取?誰不利用這等制度?難也!

專教院的高級文憑屬資歷架構認證第四級,理應達到相當高的水平,所謂認證其實只是公文程序;耗費大量資源而無實質價值。 認證是審閱我們提供的教學編排、課程大綱、考評制度等,而每次同事都會揀選符合認證的材料送檢。至於日常運作目的只為合格率,試題編制只要用上資歷架構第 四級所規定的 「action verbs」即可。可謂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面目全非

管理層常說,學生投訴就是老師不對,所以無論如何不要讓學生投訴。結果不用多說。曾經有同事因堅持理念以致被學生家長投訴,在經歷無盡開會折騰、自我檢 討,最終也得放棄。除此以外,在日常校管課堂管理也處處縱容學生。所謂專上教育已面目全非,二十來歲的青少年就這樣被蒙蔽了。教不嚴師之惰。

同工同酬在學院基本上已不存在,舊約員工基於自己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不會站出來當醜人,新進員工因續約顧忌也投鼠忌器。同事曾說:如果可以讓我認真地改考卷多好!我們要的只是最基本的。

大部分前線教員都曾經有抱負、有使命、有熱情,於今安在?專教院已淪為極度官僚的利益集團,其醬缸文化已臭得沒人願意也不敢掀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