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政府對教育的短視

近年來,本港的教育開支佔公共開支的比例不斷萎縮。回歸初年,教育開支還可維持在兩成以上,但由09年開始已跌破兩成至19%,2011年的預 算更滑落至17.5%,創歷年新低。與國際相比,本港的教育開支仍處於低水平。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成員國的公共教育開支佔GDP平 均有5.4%。即使計算G20的發展中國家,平均值也有4.6%。反觀香港,教育開支仍只佔GDP的3.61%,連發展中國家也追不上。

我在今年立法會辯論財政預算案時,再次批評政府對教育支援不足,藥石亂投,即使庫房滿瀉,每年都在派糖,但 對教育的長遠規劃,卻避之則吉,當中包括十五年免費教育。最近的財委會特別會議,教育局老調重彈,說十五年免費教育的困難在於學費、校舍和派位等,但問題 已提出一年,我在去年10月《施政報告》辯論及其他會議上,提出了可行的過渡方案,業界也反映過不少意見,歸根究底,當局真正的困難,是夕陽政府根本無心 戀戰。

改進教育的拖字訣

 政府推出學券、取消薪級表時,曾承諾監察幼師薪酬不被剝削。現在,近8成幼師已獲取文憑,另3成已有或正在修讀學位,但仍有8%的幼師,連「合格幼師」 最基本的起薪點都沒有,有全日制幼師薪酬更低至7,500元。與此同時,當局以半日制學券,資助全日制幼稚園,九成九的家長每年要補貼至少4千元學費,全 日制幼稚園也捉襟見肘,幼師流失率高達五成。因此,十五年免費教育最重要的前提之一,是為全日制提供加權資助,讓有需要的雙職家庭得到支援。

除了十五年免費教育外,政府採取拖字訣的,還有中學小班教學。由質疑小班成效,到誇大經費,最後說人口回 升,政府千方百計,百般砌詞,就是為了拒絕中學小班。但小一在09學年已實踐小班,首批學生2015學年便會升中,課程變得艱深,家長會有合理期望,子女 升中學時仍是小班,而不是變回中班甚至大班教學。教協會多個調查都發現,教師認為小班教學,對照顧學生差異幫助最大。既然財政許可、小班條件成熟、教改又 有需要,為何不可以減少中學每班人數,讓學生得到更多更及時的照顧,提昇他們的學習動機和成績?

教師壓力煲隨時爆破

 2000年教改以來,教協進行超過十個與教師壓力相關的調查,發現教師壓力不斷惡化,可以說,歷年教改,教師工作壓力,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多項調查顯 示,教師壓力主要來自教改太快、太急、太多:新高中通識科一推出就必修必考;校本評核除了數學科,要在所有科目推行;當局不但低估了正規課程的課時,校本 核評還要「搶佔」師生大量課外時間;自評外評又要繼續;小班配套遙遙無期,新高中標準班額,比以前預科的30人還要倒退!教師工作量超標,政府不增加常額 教師,還要收回通識科每校兩年32萬的津貼,大量通識教師或教學助理要被裁走;未來幾年,中學人口持續下降,當局只懂見步行步,殺校威脅仍揮之不去。如當 局不對症下藥,檢視教改步伐,停止自評外評及未開始的校評,並積極改善教學條件,教師壓力煲隨時爆破。

另一方面,政府過去人為地催谷自資大專課程學額,盲目地將教育資助變成學生和院校貸款,將教育開支轉嫁學生 承擔。儘管師生早已提出警告,要求政府懸崖勒馬,避免拖垮教育質素和出現債務社會,但政府仍然一意孤行,即使特區的大專生指標已於06年超標完成,前教統 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當年在立法會被質詢時,仍堅持社會對副學士學位需求殷切,副學士市場仍未飽和。及至羅太最近為特首候選人抬轎,終於承認政策失誤,但 難為她仍可以厚顏地說,大部份家長追求學位,令副學士學額不斷膨脹,而質素參差則是院校濫開所致,彷彿她當年沒有上班,如今「死貓」卻要由家長和院校硬 吞,爛攤子要由接任人收拾。

除了教育的開支外,我也有就預算案的醫療衛生開支部分發言,有關我的發言全文,歡迎瀏覽:財政司司長提出《2012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