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陽似我

陳乃綱

  早晨時份人車疏落,晨曦悄悄穿過樹梢縫隙,偶爾來幾片落葉,為幽靜小路鋪上金色鵝毛。於朦朧的朝霞中,放眼古舊木椅處,父母向孩子作最後的叮 嚀,然後放手讓小不點一縷輕煙似的衝入校園。師長滿有期許的眼神說聲早安,小朋友回以燦爛無比的笑容,嘻嘻哈哈的摟抱前進。嶄新的一天開始了。

這〈驕陽似我〉般的畫面,讓我能時刻心存盼望,亦令我再三反省教育的意義。

以前求學只是求分數,讀書以後我們總能擠點時間打打波;現在求學不只求分數,讀書計分、打波計分、連「唱K」都計分,為的是「擴闊 學生視野,達致全人發展」。評估內容不停變,但形式沒變:指標僵化劃一,學生八股上陣。考試依舊只是用作社會分層的篩選工具。好些青年空有各種天賦,年復 年於考試制度下被標籤為失敗者,然後高官來問:「說好的照顧個別差異呢?」

求學不是求分數,理念何等美好,但我們每個人心底裡其實都怕得要死。量化指標行之有效、公平、可操作、有效率,哪管它違反人性和教育原則。我們很討厭分數,但完全沒有分數以後,連我們自己都會覺得無所適從,可笑不可笑?

這教育制度教會學生的唯一真理,就是千萬別成為被社會淘汰的一群。

笑我瘋癲也罷,我總相信教師於這無奈的制度下,除了分數還能教懂學生一點點人生的美好。每個學生都是獨特的,他們只擁有一次「不可 NG」的人生。生命影響生命,是從每天微不足道的言教身教做起。你得先相信學生,他們才會相信自己。人生道路不易走,但總會有一丁點「做自己」的空間。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我不單希望學生「驕陽似我」,更盼望有朝一日能耀眼得比太陽更光更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