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裡呀呀叫的海鷗

韓連山

  我們走在南堪頓(Southampton)的海傍道,沒有太多的話要說。偶爾想起那些年一起做的傻事或一起作的夢,沒刻意要勾起記憶,只是斷斷 續續的談談,相對笑笑,又一直走下去。幸好南堪頓的海傍道長而寬,雖然有不少人也來遊玩卻沒有擠擁的感覺。洋女孩大抵少見亞裔人士,指指我們又跟身邊的母 親耳語,母親叫小女孩不要無禮,然後對我們點頭帶歉意地笑笑。

天空是一望無際的藍,雲也不多,滿天裡飛來飛去的是無數的海鷗。一兩頭低飛的呀呀叫聲,打斷了我們的談話。走得累了進咖啡店喝咖啡 吃芝士蛋糕,望著店外的藍天飛鷗,大家都不願提起彼岸哪一片混沌。到洗手間解手時,發現尿兜的高度是只為洋人而設,高至肚臍的位置如何行方便?真氣人!把 現象說給朋友聽,終於把她逗得大笑起來。

南堪頓的海鷗,那叫聲烙印在記憶裡。她也飛得遠遠的,去尋找愛人和玩耍中的兒童、尋找春天的嘆息。我放一張 CD,John Denver 和Olivia Newton-John 輕輕的唱:

“ She’s looking for lovers and children playing.
She’s looking for sighs of the spring.
She listens for laughter and sounds of dancing.
She listens for any old thing.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