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行

陳國權

  早前以自由行方式前往大阪,逗留了七天,期間順道逛遊了週邊的京都、神戶和奈良,雖然這裡蹓一天那邊蹲兩日的走馬看花,但是留下的深刻印象中以京都最好。

京都是日本古都,不少大街小巷仍可見歷史餘留的痕跡,處處是名剎大寺、老城堡舊庭園,而且頗為集中在城區附近,不必花很多時間長途跋涉,只要乘搭短程公共汽車,然後信步走一段短短的路便豁然眼界大開。

在京都探訪過好幾所著名的廟宇和古蹟,發覺不少地方都部分封閉進行定期檢測或葺修,深深感受到日本人對舊文化保育的態度和手法。相 對來說,內地所見盡是飽受庸俗文化污染的歷史遺跡舊址,不倫不類,顛三倒四的添上所謂現代化包裝。日本那些翻新重修的古舊建築物整體上仍保存古樸原貌,教 人有重拾歷史風景的舒坦感覺。個人對日本島國文化中的偏激思維頗多負面感觸,不過,在文化保育這一方面倒也不敢置喙。

在日本問路是難忘的經驗,日本人總是客客氣氣和認認真真的,口裡一邊嘩啦嘩啦的說著日語,一邊在前指點引路,好幾次是放下工作走出店舖帶領我跑了好一大段路。

那天日落前才抵達金閣寺,暮色夕照中飛簷瓦頂閃閃生輝,門窗牆垣璀璨奪目,緩步賞覽之餘腦海中竟然掠過三島由紀夫在自導自演《憂國》中切腹自殘的震撼一幕。誰料京都這一角凄美景物畢竟挑起了沉鬱的留淚淌血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