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教我做老師

潘瑩明

  Charlotte 中四就做數學學會主席,不單把活動搞得趣味盎然,更被會員視為好老師。

會員翠兒說:「Charlotte 真好,她會引導你去思考。她不會直接講答案,但會提示你:『嗯,這裡錯了,你試試其他方法,或者會做得到。』跟著我試著試著就真的做到了。她會走到我身邊幫我教我,很有耐性。」

會員麗珊說:「Charlotte 不死板,又風趣,不會罵人。當解極我們都不明白時,她也不會發脾氣。反而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和試用不同的表達方式來解說。她真的很有耐性,而且笑容常在。」

翠兒再說:「她會向我們發問,以便找出我們有甚麼地方未明白。若只是少許不明白,她會三言兩語很幽默地解釋。若有很多不明白,她就 會寫在紙上,指出我們做得不對的地方,叫我們在自己的方法之上,試加上她的方法,看看是否可行。她不會把全部提示給我們,但會給時間我們去試。我們多數只 須動用四分三的提示,便可以自己解決問題了。Charlotte 總想我們多點自行思考、少用提示。」

翠兒和麗珊並不是一面倒地認為 Charlotte 要比老師好,她們也知道老師的好,只是課堂上老師也有難處。

麗珊說:「當老師在你身邊時,她會看到你有甚麼不明白或出錯的地方,她會告訴你可以怎樣做。若我們的方法太慢,老師就會教我們快些 的方法。人數方面,老師一班對四十多人,不可能無微不至地走到每個人身邊講解,因為時間不容許。但在數學學會內我們三、四人一組,Charlotte 可以同時給三、四人講解,這樣我們較易明白。」

翠兒也滿體諒地補充:「Charlotte 和老師相同之處是大家都很有耐性地解釋。不同的是,學會只有二十多人,還有幾位領袖生;而課室裡只得一位老師。」

翠兒曾剖白,她上課時大概有5%的時間,多數在聽老師授課時,發白日夢。「因為這是很悶的,講來講去都是這些,我都明白了,其實不用講那麼多。聽的時候又不准我們做其他事,唯有發夢。通常聽完之後才有得做數。」

不單止 Charlotte 的榜樣,翠兒和麗珊從數學學會和數學課所對比出的期盼、理想和寬容,都鼓舞了我、教育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