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自主和學術自由

在沒有普選的民意基礎下,特首選戰已扭曲為揭私獻醜的一場鬧劇,縱然全城沸騰轟動,也只是哄笑的無奈發洩多於理性的深刻反思。當絕大多數香港市民被剝奪投票權,沒有自主的法理權力,任由當權者愚弄擺佈的危機愈發明顯。

反觀教育界現況同樣處於陰暗當中。自1983年《國際顧問團報告書》發表後,中小學教師一直探索專業發展路向,成立「教 學專業議會」已是教育界的共識。可是,教育當局態度曖昧反覆,近年更刻意迴避,實是香港教育專業發展的大倒退。今期韓連山和施安娜的文章扼要交代了關鍵問 題。

日前個別學者被左派傳媒點名抹黑,凸顯大學學術自由受到嚴重衝擊,政治上的或明或暗干預,時軟時硬打壓,正在不斷削弱本港的核心價值,令人擔心不已。為此,「捍衛學術自由的聯署聲明」正是本港學術界的嚴正回應。

在政治改革上是「還政於民」,把權力歸還給人民自決;在教育發展上是「專業自主」,讓教師透過立法程序自行規管行業的服務;在「學術自由」方面,公共知識分子必須堅定不移的保持獨立自主,才能盡言責踐公義。

出版部副主任陳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