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幼兒站在公平的起步點上

教協報記者

 非牟利教育機構議會(下稱議會)擬訂了「香港優質幼兒育發展藍圖」建議書,提出幼兒教育的理念及具體建議等,諮詢教育界的意見。文件指出,不少國 家的幼兒教育,均會因應社會變遷,投放資源支援家長、鼓勵婦女投入勞工市場,及處理不斷下降的生育率、扶貧或支援弱勢家庭,所採取的方針不盡相同,但終極 目標都是為幼兒奠定終身學習及品德學養的基礎。然而,本港幼兒教育仍流於市場主導,缺乏前瞻性的政策藍圖,因此本港制訂幼兒教育政策,將幼兒教育納入基礎 教育體系是刻不容緩的。

國際趨勢:朝向教育與照顧的綜合性服務最近,香港教育學院進行3年追蹤調查,發現香港一如世界各地,如能為弱勢兒童投資於幼兒教育,將對經濟和社會帶來 重大的回報。而按經濟合作組織(OECD)的倡議,目前國際幼兒教育的趨勢,均朝向綜合性服務模式發展,同時提昇教育及照顧的品質。許多發達國家如美加、 英國、澳洲、挪威等都十分重視0至6歲幼兒的培育,並制訂不同政策以資助幼兒教育與福利的發展,因此各國早期兒童教顧的公共投資均逐年增加,並為雙職及弱 勢家庭的兒童提供適切的教顧服務,讓參與勞動人口的婦女不用犧牲兒童的教養,安心工作,更讓弱勢兒童站在公平的起步點上。

幼教市場導向 出現揠苗助長反觀香港,早於1982年的「國際顧問教育團報告:香港教育透視」,已指出政府對幼兒教育參與不足,建議政府對幼稚園應有長 遠承擔。可是1986年教統會發表的第二號報告書,卻否定了學前教育的必須性,反映政府迴避直接承擔幼教資助。由80至90年代,幼教繼續受市場主導的影 響,以至出現揠苗助長的情況。至2001年教統會發表的「廿一世紀教育藍圖」,幼兒教育才首次被定位為終身學習和全人發展奠定基礎的重要階段。2005年 政府協調學前教育,幼教踏上新里程,可惜政府在欠缺諮詢下,倉卒於2007年實施學券計劃,由於推行過急,實務上許多細節也未及深思,致令學券制問題湧 現:包括不公平的單一資助模式、教育商品化的扭曲價值、欠缺配套的人力資源、取消幼師薪酬架構,以及繁複的行政程序等,造成對家長、教師及學校的不良影 響。

教育資源投入的價值與功能

 公共教育資源的投入,對幼兒要能彰顯社會公義,包括體現平等原則(每位兒童享有同等接受合宜教育的權利),和公平原則(關注社會公義及教育均等,為弱勢 家庭的幼兒提供特別支援,也為不同家庭組合提供多樣的選擇);對家庭要能滿足多元需要,尤其是家庭問題日趨複雜,家庭暴力、單親家庭、跨境家庭等數字不斷 上升,而雙職父母、長工時等,令不少家庭要面對壓力和危機;對社會要能持續發展,制訂常規化的監察及發展規劃機制,訂定幼教持續發展的政策。

制訂長遠政策 提出具體建議

 議會認為,政府必須制訂長遠而全面的幼兒教育政策,涵蓋範圍包括整全目標、家長選擇、多元需要、政府承擔、社會公義和前 瞻規劃等,並提出七項具體建議,包括:以直接的公共投資,取代資助家長的方式,由政府全面承擔資助及非強制的幼兒教育(包括半日及全日制);調整教師與學 生比例,由1:15改善至1:10,讓教師有教學時間以外的空間進行備課、評估及與家長溝通等工作;確立教師專業發展楷梯及幼師薪酬架構,讓幼師邁向學位 化,同時參考中小學的教學支援,提供代課教師資助,上限以不多於教員編制的10%為準,以鼓勵教師持續學習;推動本土化的教研工作,支援幼兒教育的多元功 能;確立專業的質素保證機制;增加資源改進兒童活動空間,強化校本支援;盡快為幼教定位,成立諮議平台及常務委員會,設過渡期安排,落實規劃與發展,包括 取消學券制,並確保改以全面資助方式下,可保留多元模式的資助,包括向半日制及全日制、學年或全年無休等模式提供適切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