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語言系列之三
Multiple ways of making meaning

前 DOLACEE & ILLIPS計劃總監 李金嘉倩

 最近和各科老師傾談時,他們提到在不同科目中的獨特詞彙,令我興味盎然。例如在電腦科中的 string 有它獨特的意思,並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細繩的意思。體育科中的serve 也不是服務的意思。在觀一位音樂老師的課時,她為學生解釋何為 melodic contour,其中問到學生是否記得地理課也有 contour 這字,我聽到這樣的提問很是高興,老師是該多運用這種觸類旁通的方法,令學生融會貫通,腦袋不要老是compartmentalised。

自從觀了相當數目不同科目的課以來,令我深深覺得在師生都以英語為第二語言,而大家又必須運用英語去學與教的情況之下, 適切的教學方法是何等重要!老師如能運用流暢而又準確的英語授課,固然令人欣喜,但是如果老師不能意識到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是須要語文支援的,又不能用適切 的教學方法去提供如此的支援的話,那麼英文再流暢也是徒然。我曾經同日觀了二位電腦科老師的課,教的是同一課題。有一位的英文極為流暢,全課堂滔滔不絕, 但多數是她一人在獨白,那一課所需的詞彙又相當艱深,結果那班中一學生,睡覺的有之,神遊物外的又有之。另一位老師英文並沒有前一位流暢,卻用了多元的教 學法去提供語文支援,令學生明白課程內容,學生於是也踴躍發言,表現了對課程的極濃厚興趣。

所謂的多元教學法,在以第二語言去學與教的情況下,實為極之有用。其實如我們要表達意思,除了運用語文還有許多其他方 法。正如我前文提到如要令學生知道甚麼是 thornbill,最好的方法是給他們看一張此鳥的圖畫。另外還有一個很經典的數學科例子。老師說有次出數學測驗題,其中一題有 a string cut at both ends 的字眼。大多數學生都演算錯了。他上了我們的課後,回校在測驗卷中畫了一條細繩,在頭尾畫了二把剪刀以表示 cut at both ends,然後把卷子給了另一班同學,結果大多數都演算正確!(至於是否有可能「通水」這樣的陰謀論,則我卻不便置喙了。哈哈!)另一次我和老師共同備 課,說到冷氣機的供求關係。她說學生可能連 air conditioner 為何物也不知道,更別說 supply and demand 這樣抽象的概念了。我說課室中一定有冷氣機吧,說起冷氣機往它一指就是了,可省不少唇舌。至於甚麼 ascending order 或 descending order 又可用手勢去表達。老師的身體語言或是面部表情,在很多科目中都可大派用場。有次在一堂音樂課中,老師把身體語言及面部表情運用得出神入化,加以流暢的英 語及對學生適切的支援,連我都覺得上他的課真是一種享受!除了上述各種方法,如今電子資訊發達,為科學科、數學科、地理科等等所設的動畫演繹,極容易在 Youtube 找到,如說明科學科的 particle movement 及數學科的 Pythagorus Theorem,都是非常之有用。

以上所列都是相當簡單的例子,但我想說的是原則上老師備課時,可盡量運用一些不同的方法去表達意思,令學生容易明白課 文。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始,學生明白課文後,最後還得回歸語文,令老師用語文解釋,學生亦能明白,最終還可以語文去表達他們對課文的認識。不過這又是老師的 一個更為艱難的任務了。其實除了這多元教學法,還有另外一些板斧。但篇幅所限,只得下回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