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因為你有罪 —
以言入罪的司法歪理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執行委員 杜耀明

 如果說某人犯法是因為他做了犯法的事,他有罪是由於抵觸了刑律,你當然無法反駁,因為前言等於後語,兩者同義反覆,邏輯上無懈可擊。

不過,這些句子儘管真確無誤,卻是浮詞廢話,真得多餘(true but trivial)。拿來作邏輯課的引例還可以,若法庭審訊接納如此沒有內容的陳述為指控證供,代替事實與觀念並重的刑事檢控,則是中國法治莫大的悲哀。不 幸的是,中國異見者所以因言獲罪,正是這種不可思議的司法歪論和思維失範所致。

民運人士劉賢斌去年被判十年監禁正好說明一切。當局指控劉賢斌觸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因為他在2009年4月至 2010年2月期間,撰寫多篇文章,並在海外網站發表。當局發現其文章指「中共一直奉行高壓恐怖統治」、人民活在「政治警察的恐怖統治下」、「像奴僕一樣 機械地生活」等等,並主張「營造一個強大的反對派組織」,待時機成熟便「迅速成為一個有戰鬥力的組織」,「對當局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瓦解統治根基」等。

劉賢斌的言論主張被當局視作犯罪行為,並指抵觸了《刑法》第一百零五條第二款之規定,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無 疑,該條款寫明:「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 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法庭根據甚麼判定劉賢斌有罪?從判決書看,起訴機關只舉證了兩點,即當局認定具煽動性的文章確是出於劉的手筆,並曾在兩 個海外網站發表,但卻沒有論證劉的文章因何是煽動文章,又如何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不過,控方論證天殘地缺,卻無礙法庭全面接納其證供,更斷定劉賢 斌「發布煽動性文章,煽動他人顛覆我國國家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已構成煽動國家政權罪。」

沒有事實根據也沒有說理解釋,法庭便確定劉的文章「煽動性強,影響惡劣」,還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 實、充分」。由始到終,法庭從未觸及更無討論何謂「煽動」、「顛覆」、「造謠」、「誹謗」。相反,其論述翻來覆去,不外是說劉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是 因為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他何以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全因他的文章內容,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而至於他的文章何以是煽動他人顛覆政權、 推翻制度,就因為他的文章是煽動他人顛覆政權、推翻制度的文章。總之,法庭斷定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是因為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更簡捷地說,它認定你有 罪,是因為你有罪,一眼可以看出,一錘可以定音,犯人不要再抵賴,快快坦白從寬好了。

這種不由分說、以我為主的司法論述,當然不容劉賢斌以公民言論自由為自己抗辯。法庭從不考慮劉的十六篇文章既無呼籲用武 力推翻政權,亦無任何人受鼓動而採取武力,更無評估國家政權有何損害,卻一口咬定劉是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並斷定這些言論損害國家安全和 利益,也因此超出言論自由的範圍。

司法論述事關重大,本該公正嚴謹,事理分明。但當中國司法機關遇上異見者,卻每每理性缺席,指控者儘管疏漏百出,草草了事,審判者卻可照單全收,照本宣科。從劉曉波到劉賢斌,以言入罪固然可怕可惡,法庭審訊只讓權力說話卻謝絕討論和思考,就更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