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興趣,也是生活

鄧玉貞

  春節期間與98年小學畢業的學生聚會,部分同學自畢業後都沒有見過面,由以前的小孩童長大成人,從事不同行業,有些更成家立室、育有兒女。見面時垂詢近況,當年教導他們時,同學們記得我已開始習茶,問是否仍有茗茶呢?沒有上班的日子如何打發?

我仍在教協幫忙做義工,此外加入老人中心做會員,參與活動,每月一次和有興趣飲茶的會友茶敘一次。其實退休後,更多時間茗茶,品飲不同的茶,興趣越來越濃厚,結識更多同好者,常常茶聚。

日常除了家務、會務外,每天起碼飲一個茶,有時更兩、三個茶一同試飲作比較,研究箇中的分別,寫下品飲的感覺。發覺其中大有學問, 單是普洱茶窮一生時間精力也不能概括,其他紅茶、白茶、觀音、岩茶、綠茶……更不用說了。只想能品飲更多不同的茶,把茶沖泡得好,就是最大的願 望。

除了茶葉,還有茶具使用,了解陶、瓷器製作。而中國瓷器上的書畫,也是一門學問,偶爾涉獵,亦獲益良多,擴闊了眼光,懂得欣賞美好的東西,修養品性。

有幸的是藉著茶的因緣,結識了很多茶友【註】,茶敘時各自拿出自己的茶來品飲,有時更結伴買茶,參觀茶展,到茶區旅遊……

而茶敘時更覺時間溜得飛快,轉瞬間已幾個小時,有些茶還未開泡;而一些雋永的茶,還沒喝透—意思是好茶耐泡,不止「七泡有餘香」, 十多泡絕對不是問題,且每泡的香氣、滋味有不同,要慢慢用心領會。單是香氣由最先的花蜜香轉為果實香,每泡都使人愉悅,不能用語言形容,直到一次看到唐白 居易詩:「更待菊黃家釀熟,與君一醉一陶然」之句,就正是陶然的感覺。並戲改其中一字成「與君一茗一陶然」。

【註】曾參加「 教得健康支持中心」舉辦的茶講座的會員已是『葭友』茶友,不定期舉辦活動。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