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藝是怎樣走向沒落的

梁德賢

  筆者早前參加由考評局舉辦的文憑試視覺藝術科練習卷簡報會。考生表現與業界估計相差不遠,就是在藝術評賞部分表現平平。文憑試評賞部分不設範圍,亦不限古今中外,業界早批評這樣的課程設計是眼高手低。

  由於缺乏作品的背景資料,展示的樣本答卷不是乏善可陳,便是自己猜測藝術家的意念。考評局為保第一屆成績不失,乃鼓勵學生就算對藝術家和作品一竅不通,亦要瞎猜亂扯,保證總會拿到一點分數云云。這進一步證實藝術評賞,考生在缺乏背景資料之下,淪為看圖作文的吹水遊戲。

  考評局提供的評卷參考,已經簡陋、單薄,卻仍有爭議,舉例設計卷第一題的網球場設計,評卷參考說 是屬於東方風格設計,其實更加似十九世紀的藝術與工藝運動 The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 的花紋。這樣的爭議,令人擔心,如果學生有不同詮釋,閱卷員是否夠深度評改呢?考評局是否有為閱卷的老師,提供足夠的培訓呢?

  此外,考評局又呼籲尤其是畫功不佳的考生記得寫「創作自白」解畫,雖然不計分,但由此可讓閱卷員理解考生之原意,可獲得額外同情分數,這又豈不是文字凌駕於創作?與本科考評以視覺形式創作之原意,本末倒置!

  三年來,為了促進學生的評賞深度,筆者花了不少時間教設計風格的源流;上星期在另一場合,看到劉偉強老師分享,他指導學生以格式塔心理學分析商標的造型,劉老師也自嘲文憑試的要求很低,不用到這層次的知識,我才歎息,我們前線老師是不是太認真,太執著了。

  來到今天,只感到教育局和考評局為了保著這個千瘡百孔的考評制度,便維穩維和,原則放下、要求降低。有一天如果視覺藝術科水準下降、考生萎縮,我敢說是官僚一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