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犬

馮潤儀

  朋友都知道我愛狗,但每當問及我有多少隻狗時,我的答案總嚇了他們一跳。其實,開始收養第一隻狗桐桐時,我從沒想過今天竟養了五隻狗。收養第四隻狗時,家人已深表不滿,認為三隻已是極限;當時由於我苦苦哀求,加上囡囡的可憐遭遇,家人才給我收養她。

囡囡是一隻純種西施犬,曾獲得不少獎項。由於參賽的西施犬需留有長至地面的毛,狗商店主人為了不讓她的毛打結,便把她放在一張兩尺 乘兩尺半的桌上養;餵飼的狗糧也會先浸軟,然後用手餵她,免得她因吃糧時把毛染色或打結。獲獎純種狗的後代,當然是特別值錢。囡囡後來成了配種的狗,當年 流行養西施,囡囡每年最少生產三胎。

年月過去,囡囡的身體因生養眾多而大不如前,加上西施潮流已過,店主放棄她。因緣際會下,囡囡來了我的家。不知是否因年幼時缺乏運 動,加上生養過度,囡囡的肩有點變形,精神狀態亦比同齡的狗差,而牙齒則只餘下數隻。我的第二及第三隻小狗是從商店買回來的,我相信這兩隻犬子的母親,也 可能和囡囡一樣,因生產過多而身心出現問題。

香港的繁榮,造就了寵物業的興盛。每年的節日或某品種的寵物潮流過後,被遺棄的寵物數字大得驚人,而當中被領養的只屬少數,其他則最終遭人道毀滅。若今天讓我重頭選擇,我會選擇領養,而不希望成為謀害寵物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