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村上的好日子

韓連山

  迷上了村上春樹。看《挪威的森林》,進入了久違的小說世界,有這麼棒的日本作家,頓覺相逢恨晚。從此逛書店的首要目標,便是找村上的書,從田園 書店尋至天地,由商務跑到三聯,從Page One覓至尚書房,一本一本的緊接著讀下去:《海邊的卡夫卡》、《聽風的歌》、《黑夜之後》、《1973年的彈珠玩具》、《舞、舞、舞》、《發條鳥年代 紀》、《1Q84》。找不到長篇轉看短篇:《遇見100%的女孩》、《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迴轉木馬的終端》;又找來村上的散文翻閱:《關於跑步,我 說的其實是…》、《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鍛鍊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等等。好友得知我迷上村上,也特地從臺灣帶回《遠方的鼓聲》,一饗我的「書慾」。

村上寫愛情,沒矯揉造作,真摯動人。小說中的女角,愛得真愛得深:《挪威的森林》的直子、《1Q84》的青豆、《舞、舞、舞》的 Yumiyoshi,一頭栽進愛情裡,無恨無悔。村上寫人生,夢想的追尋是常出現的主調,《海邊的卡夫卡》那個叫「烏鴉」的少年、《1973年的彈珠玩 具》那找尋失落彈珠機的彈珠迷、《尋羊冒險記》那千里尋友的男子,都顯示對某些東西的執著,在不知不覺中感染著讀者。

奇趣的劇情,在村上極具創意的筆底下發展得自然流暢,吸引讀者追讀下去,手難釋卷。性愛場面並不刻意賣弄色情,只是刻劃愛情描繪生活的片段,來得自自然然。讀村上,總覺得生活本應如是,「抱持著某種程度的堅信」,村上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