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稱「仿效」英國制度 逼令政府公開被投訴教師資料 葉建源:借鑑須全面

本報記者

近日,梁振英等建制派人士不斷逼令政府公開被投訴教師的姓名,有些建制團體更瘋狂在網上「起底」。民建聯葛珮帆在10月21日的立法會大會提出口頭質詢,詢問政府會否參考英國等地的制度,在調查過程中公開教師的姓名。葉建源指出,英國制度遠比香港公正透明,不會接受匿名投訴,有公開的聆訊制度,蘇格蘭等地區更有教學專業議會,非由官僚一手掌控,但建制派對此毫不理會,只刻意地放大一點,企圖合理化他們肆意攻擊教師的行為。

葉建源指出,英格蘭的TRA(Teaching Regulation Agency)是教育部的執行機關,下設兩組,其中一組負責處理教師投訴。TRA有詳盡的程序指引,由接到投訴、調查、聆訊、上訴、裁決,都鉅細無遺地列出相關程序,讓各方能夠依循,並得知自己的權益。相比之下,香港的整個處理程序恍如原始狀態,完全由行政官僚操控,公眾完全不知道其調查流程與懲罰準則。

實名投訴 專業參與

英國的投訴採用實名制,投訴人須填報身分和聯絡辦法。香港教育局過去也強調不應接受匿名投訴,但在反修例運動開始後卻一改作風,受理大量不明來歷的匿名舉報,且涉及不少工作以外的私人言行。葉表示,如果按照英國的辦法,香港迄今二百多宗投訴個案大都不用展開調查。

接到投訴後,TRA會開展調查,要求被投訴老師作書面回應,也會向校方索取進一步資料。調查結束後,如果TRA認為有可能成立,便會進入聆訊階段,按法例成立「專業操守小組」(professional conduct panel),由最少3人組成,當中必須包括一名教師和一名業外人士。官員只能列席,不得參與討論。控辯雙方可委派律師及傳召證人,小組在聆聽雙方陳辭答辯後作出裁決建議。反觀香港,教育局不只一手包辦,業界和社會人士無從參與,而且根本沒有聆訊程序。在最近九龍塘宣道小學老師被取消註冊的個案中,老師連要求面見申辯,也被教育局拒絕,完全違反程序公義。

公開聆訊 詳細報告

英國的聆訊小組提交裁決建議後,由教育部國務大臣作最後決定,並會公開調查報告,一般都有10多頁,詳列調查發現及決定理據。老師可以向TRA申請覆檢或直接向法院上訴。對比香港,即使被取消註冊,也只有一紙通知,連具體理由也欠奉,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嚴謹程序 保障私隱

建制派一味強調的,只是公開相關老師姓名,以達到打壓的目的。在英國制度內,有嚴格的法定程序,教師身分的私隱受到保障,TRA是不會隨便公開相關資料,直到聆訊階段才會向公眾披露。聆訊一般是公開的,公眾和傳媒能夠監察,也確保被投訴者得到公正的對待。這個安排與香港各個專業的聆訊很相似。葉建源質疑,這樣嚴格的法定程序,建制派人士又是否真心借鑑,以完善本地的制度?

專業議會 民主制度

上述只是英格蘭的制度,而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都設有專業自治的教師專業議會(General Teaching Council, GTC),審理教師的專業失德問題。蘇格蘭的GTC早在1965年成立,歷史最悠久,英格蘭後來也效法設立,卻在2012年改為設立TRA,由專業自治倒退至在政府框架下的專業參與。但即使如此,也比香港的黑箱作業、官僚一手包辦的做法強得多;更何况英國還有充分的民主制度,整個教育部的工作根本就在人民的監督和制衡之中。

香港雖然也有較具民主成份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其個案處理程序也相對公正,例如不會接受匿名個案,有業界的參與,也有調查、立案、聆訊及上訴的步驟。但操守議會是沒有實權的諮詢組織,只能向當局提供意見,資源和職權都十分有限,近年更不斷被當局邊緣化。現時絕大多數投訴教師的個案,都不會轉交操守議會,僅由教育局說了算,遑論設立教學專業議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