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知彼 不要令恐懼無限延伸 專訪 張銳輝老師

「如果政府的立場是只能講官方立場,就不能接受。不將社會的真相和其他講法,告訴學生,在課堂上隱去其他講法,只是呃學生,不是教育學生,是向學生洗腦。」

教協理事、中學副校長張銳輝認為教育局長楊潤雄於9月17日《議事論事》訪問中,談及國安法應否立法,楊指老師需向學生講述官方立法的立場和工作,他認為並無不可,但需鋪陳社會對國安法的不同講法,並與學生討論。

他於過去一年,翻看過往教材,避重就輕,免除同學之間的爭拗。紅線難測,他建議「知己知彼」,多讀教育政策,多認識政策制定的程序。

堅持討論中國議題

張大學時代遇上六四事件,與同學意外地在港大橋上留下「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的白色油漆字。每年港大學生都重漆橋上的宣言,悼念六四。面對紅線,他仍堅持將六四史實,用作解釋近代中國改革開放和香港人身份認同,課堂中不談個人經歷,多了客觀描述。

通識課堂中,他不迴避中國議題。「掌握多點教育新聞,清晰形勢,有些恐懼,建基於不清晰。」他指出國內媒體亦有報道貪腐,對經濟和民生都有批評,課堂中可引國內媒體資料作討論材料。

認識戰勝恐懼

張認為現時教育界瀰漫白色恐怖,紅線之下,老師難免感到無力或迷惘,但要戰勝恐懼,就要認識現況,秉持專業,堅持教導學生多方面思考,而非單做官方的傳聲筒。「老師要理解紅線,不要無知地犯錯,也要多讀教育新聞,了解現時教育界如何受壓迫、老師為何被投訴和攻擊。」

張認為,香港仍然有制度和程序,要多了解教育政策和政策制定方式,才能據理力爭。教育政策不是建制派「大放厥詞」,就塵埃落定。

張寄語老師要認識自身的權利,不要令到恐懼無限延伸,在教育界風高浪急之際,有很多市民支持教育界。「老師要了解程序,知道權力架構,雖然教育局的權力大,老師難免感到無奈,但只要教育界團結,亦可充權,老師之間互相支持,才能守護大家、守住專業。」

「官方建議精簡通識科時,通識科老師會多問一點,現在的建議是誰人講,是否要通過才作決定,中間是否有迴旋餘地,我們可以一齊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