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幼師薪級表是本屆政府應有之義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政府於2017年推出「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將免費教育由12年延伸至15年,涵蓋部分幼稚園教育,政策無疑是有進步,可是本屆政府承諾的幼稚園教師薪級表至今卻未見落實,令人憂慮政府是否打算「走數」。

回歸原點,上屆政府承諾推動十五年免費教育,幼教雖未達致完全免費,但將幼教納入直接資助,總算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是對幼兒教育的認同。其後林鄭月娥參選特首,在參選政綱內,以提供教師穩定的工作和教學環境作理念,明確承諾為幼稚園教師訂立薪級表。可是,教育局先用長達3年時間收集幼師薪酬數據作研究,去年局方終提出了一套頗具體的薪級表安排及教師薪酬部分的單位資助建議,以此諮詢了業界,可是至今,幼師薪級表依然未見蹤影。

政策滯後,對幼教界、學生均不公平。翻查文件,在現時資助計劃只採取薪酬範圍及中位薪酬資助模式下,幼師流失率持續高企,在2018年更達12.3%新高(資助中小學教師約只有5%)。值得留意,流失幼師的平均年資是12.4年,他們離職時的平均月薪卻僅22,755元,與該年教育局訂立「薪酬範圍」規定的幼師起薪點(21,680元)相差不到5%。這個薪酬水平,或多或少反映「薪酬範圍」只保障幼師薪酬不低於起薪點,卻無助幼師按年資獲得合理薪酬,這極可能是導致幼師高流失率的一個主要原因。

其實,幼師薪級表也非新猷,早在1995年政府推出「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資助計劃」,便要求參加計劃的幼稚園及幼兒中心,須按政府建議的薪級表向合格幼師支薪,這制度直至2007年在幼稚園推行學券制才被取消,但薪級表在幼兒中心卻至今仍行之有效。在幼稚園設立薪級表是過去一貫的做法,取消後對幼師專業發展的傷害亦有目共睹,重訂薪級表也是業界的共識,可穩定教師團隊,有助各校傳承及累積幼教經驗。

就此,我將於11月18日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要求政府回應有否計劃在本屆任期內履行承諾,並查詢去年政府提出的薪級表安排及單位資助建議的諮詢結果。我亦要求政府提供幼師薪級表的落實時間表、評估推行薪級表所涉及的額外開支等詳細資料。

我期望政府盡快回應業界訴求,落實一個不變形不走樣、與MPS(公務員總薪級表)掛的強制性幼師薪級表,落實特首的承諾,還幼教界一個遲來的公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