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是溫水煮蛙的幫兇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鄭宇碩

 學術自由是知識分子獨立思考和從事研究的必要條件,也是港人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事實上,政治干預不一定是赤裸裸的打壓,而麻木更往往是「溫水煮蛙」的幫兇。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與《大公》、《文匯》等左報對成名和鍾庭耀的圍剿,不少在大學任教的同事均感到不安,更令人 恐懼的是,從事學術研究的人員為免招惹麻煩,被逼要作出「政治正確」的平衡,像回歸前後,傳媒自我制約的情況一樣,這就是攻擊成名和鍾庭耀者的基本目的。

成名的政治立場,筆者也不一定認同的,例如他支持功能組別的席位經改善其選舉辦法後可在立法會保留。儘管意見和立場有分 歧,但他的言論自由是筆者衷心捍的。鍾庭耀則「涉嫌」在民調中採用「中國人」和「香港人」兩個類別,去探討香港市民的民族身份認同問題,被中聯辦官員以官 方身分在記者面前作批評。事實上,同類民調進行了十多年,也有學者提過批評和改進的意見。如果是純粹學術上的討論,大可透過合適的場合和渠道進行,而民調 顯示香港市民認同為「中國人」的趨勢自08年後出現逆轉,這更是中聯辦應該注意的。

言論自由的基本原則

 香港人視言論自由為其核心價值,自由社會的獨立媒體有一套公認的運作模式。《大公》、《文匯》等黨報可以刊登批評學者的文章,但被批評的學者和支持他們 的市民,有沒有同等的機會去發表他們的意見呢?這就是基本的言論自由標準。如果《大公》、《文匯》能遵守這些準則,市民就會視它們為本地傳媒的一分子,不 然市民自然理直氣壯視它們為黨的宣傳機器。

近年,各大學校長似乎認為籌款是他們的重要職責,是他們成績單上顯著的項目。籌款要有好成績,自然要與各大財團維持良好 關係,得罪權責的說話再不敢發表了。大學高層非常重視國際排名,但是大學作為社會良知的責任又放在哪呢?一所在捍衛言論自由和人權交了白卷的大學,又怎能 贏得國際社會的尊敬?

從爭取民主到捍衛言論自由,均是每一個市民的責任。麻木就是「溫水煮蛙的幫兇」!當我們批評政府,批評大學當局,我們也應該作出反省,每當市民的人權、自由受到踐踏,遭到威脅的時候,我們是否盡過一分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