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少數族裔教育政策
要由消除隱性歧視開始

為非華語學生提供教育支援,多次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我們關注的焦點,普遍在要求政府為他們另訂中文科課程、教材和學材,以及現時主流和指定學校在教育和支援他們的進展和困難,平等機會委員會也提出對少數族裔學生獲得平等機會權利的關注。

立法會最近也就少數族裔學生的教育政策進行辯論。我指出,非華語學生在中文學習,一直缺乏合理和合適的課程支援與評核方式,影響其升學與就業,是社會隱性的種族歧視。

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成為他們的一場教育惡夢。本來想藉著教育推動階層流動,減少跨代貧窮,但是因為他們 中文不好,變得極為困難。少數族裔學生升讀資助大學的機會,遠低於本地學生;反而,因中文成績低落,拖累整體成績,放棄學習的人數,卻高於本地學生。這種 情況必須改變,隱性歧視必須終止。

提供額外中文教師

 幼稚園是學習中文最好和最重要的階段,政府必須提供經費,全力支援。現時,政府建議為尚未入學的少數族裔兒童,提供6個月的支援計劃並不足夠。政府必須 為少數族裔幼稚園學童,按人數提供額外的中文教師,或者巡迴的補習教師,讓他們打好中文根基,消除文化隔膜,減少心理恐懼。

一個短期的辦法,是聘用退休教師或大學生,為少數族裔學童提供接近單對單的中文補習。中期的辦法,是提供教 育學院額外資源,立即培養少數族裔的中文教師,畢業後到幼稚園教學。更長期的辦法,是收取更多少數族裔的大學生,讓他們畢業後回到中小學,回饋他們的下一 代。要根本解決少數族裔的中文死結,必須先由幼稚園教育和培訓教師開始。

當前的中小學,有三種少數族裔的教學模式:一種是個別融入模式,全校只有十數學童,好處是接觸本地兒童機會 多,但缺點是人數太少,沒有人特別關顧其中文學習,就算學習不好也容易被忽略。一種是少數族裔的指定學校,全校學生同一族裔,好處是中文課程統一,缺點是 缺乏融合機會。還有一種模式,少數族裔數目適量,屬不可忽視的組群,既可以融入本地學生,而針對性的中文學習和補課也較易進行。

為不同學校提供適切中文課程

 但學校還有更深的憂慮,少數族裔人數太少,學生被逼自生自滅;人數增加,本地家長又會轉校;全校盡是,融合教育難以開展。歸根結底,我們必須消除社會對 少數族裔的隱性歧視,不要讓歧視像病菌般流播。由於這三種模式的學校都會存在,政府應該為這三類學校,設立適切的少數族裔中文課程或教材系列,總結不同模 式學校,找出最適宜的中文教學法:像人數少的學校,課後要有中文老師補習;人數稍多的學校,可以抽出學生,分班學中文,課後亦補習;人數最多的學校,要按 中文水平分班。

其次,少數族裔可考GCSE的中文科,但該科的合格水平遠低於中學文憑試,未能吸引大學酌情取錄,也未必適 合學生就業競爭,建議政府以國際英語測驗系統IELTS為藍本,設立一個相若的「中文水平測試」,以便有不同需要及能力的少數族裔學生,分階段取得各級中 文資歷,方便升學和就業。

還有,為少數族裔學生撥出若干數目的資助大學學額,放寬這些學生的中文入學要求;或者,設立少數族裔的獎學金,讓當中成績相對優秀的一群年輕人,可以申請入讀本地自資學位或海外大學,培養他們成材,回饋族群。

處理少數族裔問題,由法律、平權和教育開始,這是社會融合的大事,必須全力以赴務實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