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清教改課改校改的意念及項目

趙志成

 在教師培訓工作坊上,曾請參加者用一分鐘時間分小組聯想過去幾年,因教改、課改、教育局或其他機構所帶來的意念、計劃或行動,以下是部分熱門的項 目及詞彙:學會學習、三年學校發展計劃、小班教學、合作學習、九種共通能力、樂善勇敢、關鍵項目、關注事項、照顧學習差異、元認知、自評外評、課堂研究、 共同備課、高階思維、校本課程、周年學校計劃、學習技巧、校本評核、促進學習的評估、腦圖、生本教育、自主學習、「腦本」學習、多元智能‧.....,其 實還有很多,可說罄竹難書。

從積極的一面看,教師學歷較以往高,不但全都是大學畢業,很多學校都有過半數碩士或以上學位的教師,且不斷接受持續培 育,理解很多教育知識、做了很多論文式功課、專業語句朗朗上口,在單一個行動計劃或項目上更有詳盡的步驟,但如何才能把上列林林總總的項目的關係、輕重、 優次,有較通透、系的理解,知所選擇,能捨敢棄、真正聚焦於教師的「優化」教學及學生的「有效」、「增值」學習上,還有一段段漫長又沒終點的歷程。

在培訓工作坊上,常要「回歸基本」,讓教師澄清概念,尤其是中層領導。

第一個問題是:上述的新興詞彙應如何分類—哪些是願景理念?哪些是教育原則?哪些是目標?哪些是策略工具?哪些是為了「問責」?哪些只是改進的切入點?哪些是要持續堅持的?

第二個問題是:學校引入的「新猷」的終極目標是甚麼?與學生課堂上的有效學習有甚麼關係?

「學會學習、樂善勇敢」等是願景理念,是天上的星星月亮,只起引路的作用,是拿不下來的,把教改、課改、校改的所有「創意新猷」,都用星光月色覆蓋,其實是自欺欺人,我們要踏實的、具體的檢視新課程、新策略的實際效果、其「得」與「失」。

與「問責」相關的行動有「三年學校發展計劃、關注事項、自評外評、周年學校計劃」等,都是向官方管方交代的工作,嚴格來 說,這些計劃及關注事項根本不是學校教育工作的全面,學校及教育培育學生工作之多,是無底深潭、匪夷所思。早期撰寫計劃所起的作用,是作為學校改進的切入 點,讓學校在平穩守舊、流水賬式辦學中習慣「找焦點」,更聚焦地做改進工作,也多探究學校的計劃和行動有沒有效果、如何改善。可惜,監管人員都長於細微地 檢視項目,找細節證據,以示精明,能「做好份工」,也就傾向製造新要求、新詞彙、新項目、新表格,一時間「表現指標、成功準則、憑證、量化打分」充斥,教 師為應付而疲不能興。尤其是評鑑學校效能及評估教育行動計劃效果,是要有極高專業性的,何時評核、應是長期還是短期、應用量化數據還是質性判斷、評成果還 是評過程、評學業還是評情意、應評與不應評,學校情境或其他因素如何影響效果等等,我們未有足夠的專業知識,但「自評、互評、上評、下評、外評、集體評、 前測、後測」卻滿天飛,大量無信度效度的問卷試卷滿布學校,又怎會不疲於奔命。作為學校領導及中層,因太忙及太多「為應付而做」的工作而連專業上的「常識 及感應」(common sense)也失去,其實是可悲的。不明晰這些交代工作的作用,也就失去其真正意義,變成校內忙於應付的狂風暴雨。其實,校外評核也一樣,我們不是為評核 表格內的項目(例如觀課)而教學,是為學生的學習目標,為引動他們參與學習,為學得到和享受學得到而教學。

至於其他的新猷及計劃,如「小班教學、合作學習、九種共通能力、元認知、課堂研究、共同備課、高階思維、校本課程、學習 技巧、校本評核、促進學習的評估、腦圖、生本教育、自主學習、『腦本』學習、多元智能」等,獨立來看,都可以是開得很燦爛的花朵,事實上,教育界亦有很多 熱心又努力的「新猷」推廣者,都能把「新猷」的優點好處娓娓道來,但校園的美麗不是靠三、兩花朵組成的,而花朵也要栽種在合適的土壤上。這部分,容後再 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