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接受的刑訴法修正案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張耀良

 中國公安執法人員對被拘押者施行刑訊逼供的行徑日趨嚴重,施暴者亦從不被司法追究。維權律師、異見人士、上訪者、各地維權人士遭受公安或政府人員 秘密逮捕、「被失蹤」、「被旅遊」等情況近年亦不斷發生。「被失蹤」的時間長短和禁錮地點、與及被剝奪人身自由的原因,外界一概不知,親屬查問亦往往沒有 結果。被拘押人士獲得律師辯護的基本人權被任意遞奪,更嚴重的是連律師自身的個人安全及職業也屢屢受到非法打壓侵害。

據內地媒體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已於2011年12月通過二審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 到執筆時全文仍然未對外公佈。就以第一審內容而言, 我們認為遠未能正視上述問題,更令憂慮的是,修正案的新規定甚至間接將秘密拘禁合法化。

非法取証的放寬

 舊刑事訴訟法第43條, 規定執法人員「……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它非法的方法收集証據……」。修正案改為第49條: 「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其它非法方式收集証據……」。另外, 修正案新增第53條:「採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應當予以排除」, 間接承認舊法所禁止以「威脅、引誘、欺騙」等非法手段所得的証據,在新法下可免於被排除。雖然2011年12月通過二審後,有國內律師指二審稿修正案條 文,已回復舊法所禁止的「威脅、引誘、欺騙」規定,但由於二審稿沒有公開,是否如此我們無法確定。我們認為, 中國刑法制度, 除了立法內容缺陷之外,關鍵更在於公、檢、法部門有法不依,視法律程序如無物的禍害。我們的憂慮是,若新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通過取消了原來被禁止的「威 脅、引誘、欺騙」等刑訊逼供行為,將令執法人員更無忌諱地使用這些惡劣手段來收集証據。

「監視居住」:「強制失蹤」合法化

 舊刑事訴訟法第57和58條有關「監視居住及取保候審等」規定,在新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被改為第69至77條。按照新法 第73條,實際上授權公、檢部門, 將未經定罪的犯罪嫌疑人 (即包括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重大賄賂等),在不經法院程序或審訊、不必通知家屬、亦沒有舊法第58條不超過六個月羈留期限的規定下,以監視 居住為理由,將犯罪嫌疑人監控在公檢部門指定的地點,但該地點不是指定的?押場所或專門辦案場所。新法第84條,對於涉嫌國家安全、恐怖活動等犯罪,執法 人員不必於24小時內通知家屬或其單位,也沒有說明必須在某時限之內給予家屬或單位通知,亦即是說可進行無限期、在不必透露的地點, 將被捕人秘密拘留。

修正案的新規定,實際上是以立法方式把高智晟、陳光誠、滕彪、李方平、艾未未等無數被侵犯人權的模式合法化。新法若通 過,此後只要公檢部門向誰亮出「國家安全」這利刃,他便可能悄無聲息地在人間消失被「監視居住」去了,沒有限期更沒有刑期,國家人員沒有法律義務通知他的 家人,家人亦不可能找到他在哪裡被「監視」,因為法律規定他不能「居住」在指定的關押場所,如:監獄或看守所,也不能是辦案場所,如:公安局等。

據近日網上一些報導,刑訴法草案二審稿新增了兩項規定,其一是「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者家屬; 其二是在逮捕後,「除無法通知的以外,應一律通知家屬」。我們無法証實相關內容,但我們認為這些修訂亦無法排除任意秘密拘禁的問題。我們認為,新法必須清 楚明確規定,執法人員有責任必須馬上或在24小時內通知被拘禁人士的家屬, 或者被拘禁人士所要求的例如律師、朋友、或所屬單位等。

律師介入權的取消

 舊法第96條關於律師介入偵查程序的規定,容許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時間獲得律師的服務,即使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被捕人也 可以在偵查機關批准下聘請律師。新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將舊法第96條完全刪去,這樣的做法完全背離基本法治原則: 即諮詢法律意見,及獲得律師介入的權利,若是這條法律被取消後,則這基本人權,將降低至完全是執法人員行使酌情權下的賜予。

整體評論

 新的刑事訴訟法,予執法機關在解釋和行使權力時擁有太多的任意性。然而,在多處有關公檢部門作出違反規定行為後的「追究 條款」方面,則一概含糊其詞及缺乏具體操作性的條文。新的刑事訴訟法若按原來的草案通過,將代表中國法治近年種種的倒退惡化現象, 以國家法律來合理化、合法化。我們強烈反對這份修正案。我們要求在沒有充分考慮全國對這部修正案的關注、及所提出的意見,與及仍未有充分討論最新的二審草 案之際,這部新的刑事訴訟法不應於今年三月提交人大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