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幼教界大請願紀要
2,500幼師家長 齊心爭取15年免費教育

教協報記者


◎ 幼教界大聯盟代表致行政長官公開信。

 首輪5年的幼稚園學券將於今學年結束,儘管備受幼教界和家長的非議,但學券檢討後僅作出小修小補,去年10月,教育局局 長孫明揚,雖一改口風,表示會考慮15年免費教育,但落實無期,而新一輪學券將於今年9月開始,當中不但沒有為幼師設立薪級表,也沒有為全日制幼兒提供加 權資助,連首輪學券提供的幼師培訓津貼亦無疾而終,幼師專業發展將會斷層。

反對學券「三無」政策

 面對學券制的「三無」,本會聯同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等16個團體,於去年12月4日發動幼教界大請願,得到幼師和家長的支持,出席人數達2,500人,連同去年年初的請願,逾6千人次曾參與行動,顯示我們爭取15年免費教育的決心和團結力量。

當日的請願,參加的幼師、家長和幼兒,來自不同類別的幼兒機構,有半日制幼稚園和全日制幼兒學校,也有非牟利和獨立私立 幼稚園,充分代表社會的聲音。我們也是全港首個團體,在這新立法會綜合大樓廣場進行請願行動,只是幼教同工爭取15年免費教育,已足足超過20年,香港已 被台灣和澳門超越,但政府對免費幼教仍然態度曖昧,裹足不前。

幼師士氣低落 家長叫苦連天

 不少參與行動的幼師皆表示,學券只能幫助部分家長減輕經濟負擔,但沒有整體改善學校資源和提昇質素,學券反而帶來龐大的工作量,教師疲於奔命,前景又不 受保障,這邊廂在提昇學歷,那邊廂已隨時面對減薪凍薪,造成大量幼師不斷流動甚至流失,士氣極度低落。

減輕家長經濟負擔,是政府推行學券的一大目標,但事實是,當日不少帶同幼兒前來的家長,均表示全日制幼兒園和幼兒學校, 不能獲得額外支援,特別是雙職家長對全日制教育服務的需求龐大,但學券金額遠低於全日制學費,令家長負擔沉重,叫苦連天,明言幼稚園是兒童最基礎的教育, 政府應予合理承擔。

要求財政預算案 預留撥款資助幼教

 大會上,本會會長馮偉華指出,幼稚園學券推行5年但成效不彰,教育商品化更扭曲了幼兒教育的發展需要,學界和社會不滿之 聲此起彼落,尤其學券制不能保障教師薪酬,也無法支援雙職家庭對全日制教育服務的需要,他形容幼稚園學券制是一個不合格的政策。「我們要求政府訂下路圖, 在明年初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作實質承諾,並預留撥款全面資助幼兒教育。」

在多個團體代表發言後,幼兒向到來聲援的立法會議員送上毋忘我一束,寓意不要遺忘幼兒教育,請盡快納入資助教育範疇。幼 教界大聯盟在大會宣言也指出,幼兒教育應從新定位,成為基礎教育的起點,政府應從速設立諮議平台及規劃機制,與各持分者進行專業討論,共同制訂合理可行的 全面資助制度,當中包括:

(1) 重訂幼師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吸納人才提昇質素;
(2) 為全日制幼稚園及幼兒學校提供加權資助;
(3) 設立幼師培訓基金,建立具前景的幼教專業階梯;
(4) 藉全面資助改善教學環境,包括校舍設施、教學資源、改善師生比例,提供空堂備課,以減輕幼師工作量,並可加強對幼兒的照顧。

本會鳴謝幼教界大聯盟參與團體,與本會合力發動是次遊行: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香港幼兒教育人員協會、香港幼稚園協 會、香港浸信會幼稚園教育協會、香港浸會大學幼兒教育學會、關注香港學前教育政策聯席委員會、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幼兒教育課程畢業同學會、香港非牟利幼 稚園聯會、大埔及北區幼兒教育校長會、香港教師會、香港教育學院幼兒教育碩士專業協會、關注學券制幼兒家長聯盟、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香港教育學院幼師校 友會、屯門區幼稚園校長會、香港幼兒教育行政專業協會。


◎ 幼兒向到場聲援的立法會議員獻上毋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