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校財源滾滾 學生負債纍纍
八大院校自資課程年賺10億

會長 馮偉華

 資助院校近年積極開源,自資學額大幅膨脹,單是學費收入,已為院校帶來50億元的可觀進帳,而院校從中取得的利潤更高達10億元,反映院校開辦的 自資課程在足以收回成本之餘,更有謀取暴利之嫌。院校財源滾滾,學生卻負債纍纍,作為非牟利的教育團體,資助院校的教育良心與道德責任何在?

正當社會批評私家醫院「食水深」和電力公司「賺到盡」的時候,詎料資助院校賺取的利潤原來更誇張。根據教育局上月初向立 法會提供的數字,八大資助院校及其附屬機構於2010/11學年,透過開辦自資課程所取得的學費收入高達50億元,利潤回報由15.6%至23.94%不 等,平均也接近20%,然而,有關的數字可能只是最保守的估計,因為部分院校只匯報部分部門或課程的盈餘,而學費以外的收益,例如競投課程、不頒授資歷的 課程,以及顧問工作等收入均未有完全反映出來。

課程不用評審質素不受監察

 大學每年獲政府提供過百億元的撥款資助,並享有課程自行評審的資格。自資課程因著大學的後盾,既可以借助大學的名氣作招 徠,也可以省卻課程評審所需的時間與昂貴的費用,兼可以借用大學的資源或申請政府提供的免息貸款興學。相反,自資課程既不屬於教資會的職責範圍,也不一定 要遵從母校嚴謹的質素保證與申訴程序,不少教員也投訴,為了讓學生容易過關,自資課程的收生和結業要求愈來愈寬鬆;為了減低成本,院校以低薪外聘兼職教 員;為了迎合市場或消費者的需要,即使有本地學生反對,院校強行將教學語言由英語改用普通話,以遷就國內學生,與大學近年推動國際化,鼓勵英語教學的政策 明顯背道而馳。

根據教資會發表的高等教育檢討報告顯示,現時本港絕大多數的自資課程,約八成是由資助院校的附屬機構或部門開辦。然而, 院校在盡享天時與地利之際,有否遵守「院校均為非牟利教育團體,課程以自負盈虧及收回成本原則營辦」的本分?在每年提高學費之時,有否忘記師生為院校爭取 延長建校貸款,讓院校每年償還的貸款已獲即時減半?有否將資源用在學生身上及用作改善教學的質素?在課程收回成本之餘,是否知道院校每年所牟取的暴利,不 少是來自家庭的微薄收入與學生須償付利息的貸款?

教資會查八大金庫帳目

 與此同時,各院校近年「積極」擴充自資課程,以及透過課程「賺大錢」,對整體教育的發展也帶來不少隱憂。教資會前主席查 史美倫離任前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批評,自資課程收入由主辦部門保留,形成「小金庫」,有利用公帑賺錢之嫌,有院校的自資課程「好賺錢」,結果部門連課程收 益都不上繳大學中央,做法不能接受。她又透露收到不少投訴,指大學(資助課程)授課時,突然多了50%的自資課程學生一同上課,擔心影響教學質素,而她任 內最後的任務之一,就是處理八大開辦自資課程引起的帳目混亂問題。

反觀不斷向院校提供免息貸款,催谷自資課程不斷膨脹的教育局卻「闊佬懶理」,即使教資會已就教學質素提出憂慮,即使院校 自把自為,擅自改變立法會審批興建教學大樓財政撥款的用途,即使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供求和質素早已證實「市場失效」,副局長陳維安在立法會被議員質詢時, 只是不斷重覆本港要推動教育樞紐,市場對自資課程有一定需求,政府對公帑資助的課程已有規劃,唯自資課程則必須要尊重院校自主的原則。

特區政府為了滿足六成大專生的指標,以「促使高等教育多元化」為名,一方面撤走資助院校副學位和研究院修課程的資助,迫 使課程走向自負盈虧;另一方面,則將原有的撥款資助變成學生貸款,將投資教育的責任轉嫁學生承擔,讓六成指標可在無需大量投資及在短時間內達標。政府急功 近利,院校一本萬利,奈何學生卻要不斷承受院校增加學費的壓力,甚至課程質素不保換來學位集體貶值的苦果。

註:* 收入只包括資助院校本部、轄下社區學院及其他自負盈虧教育部門開辦的自資副學位、學位、銜接學位、研究院修課課程的學費部分。
▲ 部分院校只匯報頒授資歷課程的盈餘或個別部門的盈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