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基金加重教師工作壓力
改善學校文書編制急不容緩

 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由政府出資50億、另向商界籌募50億港元,成立 關愛基金,資助部分清貧學生參加學校舉辦或認可的境外學習活動,以及資助由學校安排午膳的全日制小學生在校午膳。基金原意雖好,但加重了教師工作量,包括 處理境外遊學團的招標工作和行政安排,以及無數家長和學生對午膳安排的電話和到訪查詢。

 日前,本人接獲中學教師求助,指其任教的學校,成功申請了校本基金(境外學習活動)的資助,但礙於指引不足,在運作上遇到很多困難和不便。他認為政府需要提供更清晰的撥款準則和資訊,讓學校明確了解基金的運用條款、資助範圍及學校權責等事宜,減輕教師不必要的行政工作,讓更多學生受惠。

 該老師指出,學校早前應一間 機構的邀請,計劃運用基金資助清貧學生,參加具備學習元素的內地考察團,並會由教師全程陪同學生參與活動。所有同學雖符合資格,可是,校方向基金查詢後, 才得悉該活動不被認可,需要即時煞停活動。學校就此事感到很困惑,質疑當局沒有列舉認可的境外學習活動名單或提供充分的指引,若學校沒有查詢,日後基金又 不批核該筆款項,學校則難於承擔該筆已出之數,因而造成財政困難。

發放指引不清審批標準不明
此外,學校為讓更多低收入家庭學生有機會外出增廣見聞,又打算帶領數十名學生於假期出外考察,卻因資助額超出規定,需要招標,但教師並無撰寫標書的訓 練,且時間緊迫,令學校很為難。他希望當局清楚交代學校舉辦旅行團的審批標準,包括資助上限與受助人數多寡有否關係等等。

 一如以往,每件新加工作,放諸學校便額外加重教師工作量。新工作原意可能是好的,但一件一件加起來,校長和教師便疲於奔命,要處理的行政工作,大大妨礙教學職務。雖說關愛基金只設三年,但學校支援學生的其他撥款項目也不少,可是,學校文員人手又十分短絀。單以小學為例,12班以上編制內只有1位助理文書主任和1位文書助理,12班以下的更只有1名文書助理,根本遠遠未能應付所需,學校又希望更好地服務學生,於是便要用各種撥款自行聘請行政助理人員,或者將部分行政或督導工作交給教師,教師一方面產生了怨氣和壓力,另方面又未能投放更多時間於教學工作,受害的最終是教師和學生

新加工作讓教師疲於奔命
我去信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羅致光先生,反映老師來信的有關問題,回信的是民政事務局基金秘書處,一份官僚的回覆,完全搔不著癢處。不過,會長馮偉華和我早前跟部分校長會面,確定學校急切需要改善文書編制。雖然,教協會過去提出紓緩教師工作量定必提及增加非教學人員數目,但當局一直沒有認真對待我們的建議,只推說學校若有需要可自行以校內資源聘請,不肯在編制上作出改動。看來,這個對學校非常重要的戰場,也不能不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