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錢解決司法公義?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潘嘉偉

  在中國的司法系統中,仍有許多機制令人摸不著頭腦,其中一個是刑事和解制度(或稱刑事調解),這個制度讓一些刑事案件的受害人透過調解機制,向犯罪嫌疑人 索取賠償,並讓被告減刑、被檢察機關免於起訴或受公安機關撤案處理,而鼓勵犯案者改過自新,但整個制度本身凸顯的司法公義問題,卻引起法律界人士的關注。

一般申請刑事和解的案件都附帶民事賠償,有些中國學者批評,這樣的調解往往造成只用錢來「減刑」,意圖解決刑事案件,被告是否有能力支付賠償,又或者調解 對被告能否起更新的作用,往往不被重視。申請和解的程序和決定,以至哪些罪可以作刑事和解,雖然有些地方法規規定,但實際操作的時候,更是完全受地方法 院、檢察院和公安局的影響,亦沒有法律明文說明律師能怎樣代表被告或受害人參與這些調解機制,被告因被拘禁甚至不能參與調解會議,很多時候是法官和受害者 家屬參與調解會議,究竟怎樣認定合理的賠償,根本沒有具體標準可依。

刑事和解大多用於一般較輕的青少年犯罪案件,被告和被害方達成和解協議,公安機關可以向檢察院提出從輕處理的建議,檢察院可以向法院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 以求讓青少年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但刑事和解的做法亦可以用在情節嚴重的案件,如:死刑案。筆者請教了一位有接辦死刑案件的維權律師,他表示最近有一個故意 殺人罪案件,法官說賠十萬元就可能保命,不判死刑而改判死緩或無期徒刑,被害人家屬也同意,但被告人非常貧窮,這不禁令人要問,若只以錢來解決這樣嚴重的 控罪,是否合乎司法公義?筆者反對死刑,但改判的出發點若只是讓家屬接受賠償的金額,是否恰當?刑事和解的做法是出於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和是否接受金錢賠 償,無法解決這些司法公義問題。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1年8月30日頒布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亦有新增關於刑事和解的部分,第九十六條的修訂中說明當事人和解的公訴案件訴訟 程序,修訂後的刑訴法第二百七十四條其中說明:1)因民間糾紛引起,涉嫌刑法分則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第五章(侵犯財產罪)規定的犯 罪案件,可能會判 3 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公訴案件;2)除瀆職以外的可能判處 7 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過失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真誠悔罪,通過向被害人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方式獲得被害人諒解的,雙方當事人可以達成和解 協議。」刑訴法修正案加入了刑事和解的部分是好是壞仍有待法律學者的討論,但其中涉及「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若仍可以刑事和解的方式解決,那 麼根本上對公民人身權利和民主權利的輕視,筆者翻查相關的刑法分則,這些犯罪包括:以暴力、威脅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強迫他人勞動;司法工作人員對犯罪 嫌疑人、被告人實行刑訊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證人證言;監獄、拘留所、看守所等監管機構的監管人員對被監管人進行毆打或者體罰虐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非法 剝奪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假公濟私,對控告人、申訴人、批評人、舉報人實行報復陷害。這些都是對公民權 利嚴重侵犯的罪行,若也能以刑事和解方式來向被害人賠償解決,對司法公義和保障人權來說,那是很嚴重的輕視和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