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校長唔抵錫?》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韓連山

 聖誕期間,在家看了多套外語片,其中一套是《Horrible Bosses》,中譯貼切傳神:《邊個波士唔抵死?》單看片名已教人莞爾,相信教師朋友們更會心微笑,不必看戲也感同身受。天下打工仔有誰不曾受過老闆之 氣?再好的波士也會有意無意間給予下屬多多少少的壓力,在領導僱員期間也必然出現不滿他/她們的工作表現的時刻,要為機構的利益著想、也要看在顧客份上, 要求僱員提高服務質素,自自然便掀起「階級鬥爭」。在無理無情的僱主壓逼下,僱員備受欺壓,甚至遇上無理解僱情況,大家到來工會求助,工會弄清糾紛來龍去 脈,替僱員分憂解困,也正是每一個工會的天職。

在這齣《邊個波士唔抵死》戲內,三個打工仔遇上三個「抵死」上司,受盡欺凌。其中一位努力苦幹,每天工作12小時,本已屬他的升職位卻被上司自己侵吞,一 人獨霸兩份人工;另一位本與老闆關係良好,備受欣賞,卻因好老闆猝然死去,貪污腐敗的兒子登場,一手摧毀他的事業;第三位形勢更兇險,被上司性騷擾至上班 永無寧日的境況,痛不欲生。三位老友密謀反擊,一連串的惹笑情節,烏龍百出的復仇大計,看得笑破肚皮,最終在陰錯陽差下,好人得直、壞蛋沒有好下場,也總 算圓滿結局。

可惜的是,現實終歸現實,有多少打工仔能戰勝波士?本地教育界雖然不乏好上司,但到來本會投訴的大部分是有關「抵死波士」的欺凌狀況。個案如《邊個波士 唔抵死》戲內的性騷擾情況,雖然苦主們沒有到本會投訴,但也曾在本地教育界擾攘一番,報章也詳盡報道,公眾譁然,教育界朋友也搖頭嘆息。上會投訴的絕大部 分是教師在校內的種種不愉快經驗,在每月收到的數百宗個案內,由查詢薪金發放情形、病假產假申請批核過程、工作分配、合約等問題,至公積金處理事宜、人事 糾紛、學校行政、口頭警告、書面警告、解僱等嚴重個案,我們都必須小心處理,查明事件,協助教師排難解紛。

在我們處理的個案中,很多是教師或校長對條例不熟悉而引起的不必要恐慌,如處理病假/產假的申請或合約的遵照辦理等事 宜,經我們解釋後便很容易解決。又如某校長告訴某教師若其不自動辭職,其公積金會被沒收的誤導。其實《津貼學校公積金規則》訂明:教師若沒觸犯刑事被定罪 或不是涉及專業方面行為不當的問題,即使被解僱,也可全數取回公積金。校長本應熟悉條文,卻以沒收公積金恐嚇教師,指望教師知難而退,把教師嚇得惶惶不可 終日,抑鬱病隨之而來。校長的做法,其實有違反教育專業守則之嫌:「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致力建立同事間的融洽關係,減少誤會;指導工作時,應客觀而具 建設性。」(《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第2.3.9條)。這一條守則亦提示了校內領導層對教師工作有意見時應採取的態度:即「指導工作時,應客觀而具建設 性。」(註:有關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內容,下期再作介紹。)

我們收到的很多投訴個案正正是因領導層指導工作時全憑主觀意見,不單未具建設性建議,反而處處以「雞蛋裡挑骨頭」的心態 欲置教師於死地。某校校長上任短短數年,「處理」掉數十位教師,校內教師稍有不如意之處,便精心設計「教學工作表現評估」計劃,要求教師改善教學表現,列 出「教學表現改善目標」接近20項,不達標便予以警告,繼而勸其自動辭職或解僱。前線教師皆知道,課堂教學不可能十全十美,過程中必然出現小插曲,如授課 時,有一位同學睡著了/與鄰座同學談話;或有同學未能學會某課的全部教學目標;或某班未能交齊工作紙/家課;或批改作業時看漏了某錯別字等等等等。校內領 導若變身成為「抵死波士」,要抓辮子易如反掌,教師又如何招架得來?

話說回來,校內「波士」也有好有壞。我們與小童群益會合辦的「教得健康支援中心」也舉辦過「好校長」講座,邀得精明能幹 的校內領導,分享領導心得。筆者也認識不少好校長,故本文並非「欲置校長於死地」,只是聽得和看得太多教師的苦況,由煩躁、沮喪、抑鬱以至輕生的現象比比 皆是,不由得要替她/他們吐吐烏氣,但願教育同工,同心同德,同建健康校園,讓筆者能有足夠材料寫一齣《邊個校長唔抵錫?》盡訴教學樂事!